淫妻淩辱天堂

 啊啊啊啊啊……
  這裏正確的順序應該是從小聲到大聲,字體從小到大~ 「賤貨!你想找死別連累私人电影院啊!鬼叫這幺大聲,想招魂還是招警察?!」一個中年婦女很是暴力的將她的平底鞋脫下然後立即強行塞進了一名年輕少婦的嘴裏,然後很不悅的說道。
  「就是說啊!差點被她嚇死!」另一名中年醜婦一邊朝年輕少婦的屁股踹了一腳,一邊報怨的說道。
  「媽,這個賤貨你是從哪找到的?下賤成這個樣子,也是沒誰了!」最後一個很是年輕的非主流少女蹲了下來,用力的按了按年輕少婦那個已經鼓脹的就快要爆炸的肚子,估計就算沒有十個月也快了!
  而且,她的肚子還在以一個肉眼可見的速度鼓脹著!
  「找?!是這個賤貨自己花錢求我幹翻她的!」那位站在水龍頭旁邊的醜婦很鄙視翻了一個白眼,「我玩了她兩個多月了,沒想到這賤貨癖好這幺重,加錢讓我虐得更狠一點!所以我就把你們都叫上了~ 一起玩玩唄~ 」「……」另一個拿著手機錄製視頻的醜婦無語了!
  「哇!好變態啊!」少女很誇張的叫了一聲,然後又邪魅的一笑,「不過我喜歡!」
  「嗚嗚唔……」年輕少婦雙手用力的捂住自己的嘴巴,但不知道是因為她用力過度還是因為灌腸過度,她不斷的發出痛苦之極的悲鳴,眼睛翻白,想暈,但極致的脹痛卻讓她暈歇之後又馬上清醒,清醒之後又痛得想要暈倒……不斷的在兩者之間徘徊……
  但是,在這種情況下她竟然不自覺的高潮了!尿道和陰道同時噴出,體液四濺,少女一時間也呆了,直接被這兩種混合液體射中濕了半身!
  少女沒有尖叫,隻是氣得不停的深呼吸!
  最後,三分鍾之後,少女還是忍不住爆發了,啪啪的直接扇了少婦兩巴掌,然後站起來不停的朝少婦圓鼓鼓的肚子飛踹!
  「啊啊啊!!!」少婦終於忍不住又叫了出來,而且因為少女的飛踹本來牢牢粘在少婦屁股的所有膠帶終於被巨大的水壓衝開,如同洪水缺堤那樣,噢不對,應該是高壓水槍那樣才對!直接就將其中一位中年醜婦的絲襪噴濕,嗯,應該說她整隻腳差不多都濕了才對!
  而最後那位並沒有『受傷』的中年醜婦此時正目瞪口呆的看著手機,看著少婦……這場麵,簡直是AV現場啊!高清無碼!絕對沒有五毛錢特效!
  還是5D立體的!
  那位絲襪被『噴』濕了的醜婦此時也很無語,當然,也很震撼!
  最年輕的少女當然瞬間就嚇傻了,不知所措,但她也是最快反應過來的,僅僅驚愕和震驚了十幾秒,然後,正處於不開心狀態並且很叛逆的她又給那少婦狠狠的來了一腳,「啊啊啊啊啊……」
  這一腳非常的狠辣!已經無力捂住嘴巴的少婦再一次歇斯底裏尖叫了出來!
  沒辦法!少女這一腳實在是太狠了!穿著帆布鞋的小腳連腳帶鞋都踹進了少婦的屁眼裏!直接卡到關節的位置!
  「唔~ 嗯~ 呃~ ……」少婦白眼一翻,白沫一吐,手腳羊癲瘋似地抽搐著……
  尿道和陰道還有屁眼都像破損的水管,渾濁的液體止不住的流出……「警察先生!就是這!啊!~ 」……
  ……
  半年後……
  「哈哈哈哈哈哈哈~ !真不愧是便器清理機!舔的可真幹淨啊!」魚一手拿著手機拍攝,一腳踹了踹殷雪的大屁股,看著那一排被舔的雪白發亮的小便鬥,還有那最後一個殷雪剛剛開始舔的長期都沒有人來清理已經廢置很久裏麵布滿了厚厚的暗黃色的尿垢的小便鬥,魚就忍不住的大笑了出來,太刺激了!太解恨了!
  「趕緊舔!別偷懶!還有一排蹲廁沒有舔完呢!」殷雪隻是稍微收回舌頭然後喘息了一下,魚就立刻朝她那已經有好多個灰黑色腳印的大屁股上狠狠的來了一腳,「嗚!……知道了主人……」殷雪已經非常的累了,她的舌頭舔的都已經麻木了,甚至還流血了,但聽到魚的催促之後她又再一次的加快了速度,認真的舔舐著尿鬥。
  「這個地板我覺得也已經洗一下!太髒了!」站在一邊玩著手機的依依在關鍵的時候補了一刀。
  「對!地板也要洗!」魚完全沒有思考,反正是虐待殷雪的主意她都讚成!
  然後她撿起了地上那個殷雪的包包,「賤貨,我拿些錢去買盆子和抹布,你沒意見吧?」
  說著,就直接從殷雪的錢包裏拿了一小疊鮮紅的一百塊,估計沒有一千都有八百塊了!
  「沒……沒意見……」殷雪一邊舔舐著尿鬥一邊含糊的回答道。
  ……
  「來依依,我給你買飲料了~ 」十來分鍾之後,魚回來了,還帶回來兩瓶冰紅茶,一瓶給自己一瓶則遞給了依依。
  「主人……舔完了……」魚剛剛喝了一口冰紅茶,殷雪就已經把男廁所有的便器都舔舐幹淨了,魚仔細的看了看,簡直就跟新裝上去的一樣!就是地板上厚厚的一層灰塵影響了整體的和諧……
  「諾~ 盆子和麻布還有水管我都買來了~ 」魚買的很齊全,十條粗糙的麻布,一根二十米長的軟水管,還有一個小盆子,一包洗衣粉。「我也不為難你,先用水管衝洗一下地麵吧。」
  十來分鍾之後,殷雪按照魚的命令,用清水衝洗了一下地麵,但地麵還是黑黑的,顯然有些汙漬不用力搓是洗不幹淨的!
  「好了,現在又到你這個便器清理機出場的時候了!」魚提了提地麵上那個小盆子,殷雪自覺的拿起了麻布扭幹先要用力的擦拭地麵,但卻被魚一腳踢開了,「幹什幺?!誰讓你用麻布擦地麵的?!」
  魚冷笑了一聲,說道:「加點洗衣粉,用你下麵那兩塊爛布擦地!擦完之後坐進盤子裏用麻布擦幹淨。」
  「……是……主人……」殷雪並沒有多說話,也沒有什幺多餘的話,她本來就是受虐狂,而且有一件連魚和依依都不知道的事情,那才是一切的關鍵所在!
  殷雪有些害怕,但更多的卻是興奮,玩吧!玩爛她吧!讓她體驗更多更多的高潮吧!
  「好賤!」玩著手機的依依頭看了看聽話的用兩片陰唇摩擦著地麵姿勢極度不雅,因為柔韌性不足,而且隻用陰唇擦地確實也有點難,所以,殷雪一屁股就坐在地上,然後身體朝前傾斜,用大腿內側臀部和陰唇一起擦洗著地麵……「唔……好痛……」第一次清洗下體的時候殷雪就痛得叫了出來,不僅僅因為這條麻布非常的粗糙,而且重點是她大腿內側的皮被擦破了,被帶有洗衣粉的髒水一擦洗,這酸爽!
  但她並沒有因為疼痛而停止動作,直到把男廁所洗的幹幹淨淨,才累癱似地躺了在地上,有氣無力的呼吸著……
  「嗯,洗的可真幹淨!我有點尿急了,就勉為其難的尿你嘴裏好了!」本來魚想直接尿在殷雪的嘴裏的,而殷雪也把頭轉了過來張大嘴巴準備把她的尿液全部喝下,但依依卻拉住了魚,一臉嫌棄的說道:「她嘴巴那幺髒,剛剛舔完男人的尿鬥,還是尿進她子宮裏吧!」
  「對啊!我這幺忘記這茬了!賤貨,擴陰器帶了嗎?」半年前,因為涉嫌虐待她人罪名魚的媽媽被監禁了一個月,之後她們就再也不敢玩殷雪了,但魚敢!
  而且她還想要報複!當然,這個的前提也是因為那天之後的兩個月,殷雪又再一次的『請求』她們虐待她!
  魚當然不會放過這個『報複仇人』的機會,很痛快的就答應了!可魚的母親和另一個醜婦卻不敢了,所以,隻有她和殷雪帶來的這個名叫依依的少女一起虐待她。
  依依一般情況下都很安靜,隻是站在一邊看著她虐待殷雪,但卻總會在關鍵的時候提出一個令她都心驚肉跳的主意!其中就包括了拡開尿道和子宮!進行最最可怕並且刺激的調教!
  尿道相對來說還是比較容易的,隻需要循序漸進,每擴大一毫米都隔幾個星期,讓它適應,幾個月來殷雪的尿道現在已經能塞得下兩厘米粗八厘米長的陽具形塞子了!
  而要擴開子宮則並不容易,開始的時候每一次都會弄得出血!即使是魚也不敢太粗魯,隻好每天用筷子或者小鐵棒用力的朝裏麵捅!殷雪的子宮上個月月底才正式開通!
  盡管已經每天都在擴張了,但成績也不理想,現在做大也隻能擴開一個將近一厘米的小洞口,已經是麵前的極限了!
  「帶了……就在包包裏。」殷雪還乖巧的把自己包包裏的那個透明的牲畜用的擴陰器拿了出來,然後遞給了魚。
  「嗯~ !」剛剛擴開陰道的時候殷雪很舒服的淫叫了一聲,「啊!……」然後超過八厘米之後她就開始痛哼了……魚卻一直擴張到差不多十二厘米的刻度的時候才停止,還喃喃的說道:「昨天才十一厘米多一點點,今天就差不多十二厘米了,真是太賤了!」
  「嗚嗚嗚嗚!!!!」為了重蹈覆轍,這個時候魚很認真的給殷雪帶上了球形的口塞,讓殷雪隻能發出低沈的嗚嗚聲,然後,用力的把昨天結束之後就塞進殷雪子宮的蘿卜形小塞子『波』的一聲拔了出來,然後,一股黃燦燦的液體從裏麵湧了出來,還好魚快速的起了殷雪的屁股,然後讓她靠到牆邊,頭躺在地上,半倒立了起來,然後那些液體才倒流了回去。
  「喂!賤貨!昨天賞賜給你的聖水這幺還沒有吸收完?!」魚沒事找事的踩住了殷雪的一個奶子,然後用鞋底摩擦著,最後感覺自己真的快要憋不住了才自己的內褲往下拉了拉,滋滋的把今天的尿液射進了透明的擴陰器裏麵,尿液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流進了殷雪的子宮了……
  「嗚嗚……」最後魚很善解人意的幫殷雪把髒兮兮的絲襪脫了下來,然後,『很溫柔』的把這對廢棄的絲襪塞進了擴陰器裏麵,然後用一根小鐵棒朝裏麵用力的捅了又捅……
  最後終於成功的把它們捅進了殷雪的子宮內……而在這個過程中依依一直都安安靜靜的看著,並沒有多說,也沒有幫忙。
  魚也並沒有對依依發出邀請,因為她這樣的邀請她已經發出過無數次,但依依全部拒絕了,她可以出主意,但卻從來不會參與對殷雪的虐待,對此,魚已經疑惑很久了。
  但依依不肯解釋她也勉強不了。
  「嗯……本來還想讓你把女廁也舔一遍的,但現在都已經五點多了,還是算了吧……」都快晚飯時間了,魚也要回家吃飯了,「哎!對了,我昨天不是讓你把我用過的衛生巾自己塞進身體裏嗎?我要檢查!」「嗚嗚嗚……」殷雪好像想說什幺,但因為口球太大她隻能發出嗚嗚的聲音……
  「是……主人……你的衛生巾在賤貨的尿穴裏麵……沒有主人的命令,賤貨不敢拿出來……」魚解開殷雪的口塞之後,殷雪喘了口氣,然後說道。
  「!!!你還真的是一個不折不扣的賤貨啊!」魚讓殷雪已經把她用過的衛生巾塞進自己的下麵,本來她覺得殷雪應該會塞進自己的陰道的,沒想到殷雪竟然這幺變態!會把衛生巾塞進自己的尿道!天呐!
  「拉出來我看看!」魚果斷要看一看!
  「唔……唔……嗚……啊!」在不能用手的情況下殷雪非常艱辛的蠕動著下體,沒有再次塞住的子宮咕嚕咕嚕的叫個不停,而尿道裏麵的衛生巾殷雪努力了五六分鍾也才勉強的露出點白色的棉邊……
  「行了!」看到這白色的邊邊,魚很滿意的點了點頭,然後把手上那個蘿卜形塞子朝擴陰器裏麵一丟,轉身就走,「剩下的交給你了~ 明天見~ 」……
  在魚走了之後,依依麵無表情的把那個蘿卜形塞子再一次的塞進了殷雪的子宮,隻留下黑色的朔料底座卡著子宮頸,然後把擴陰器直接拔了出來,關上放進殷雪的包包裏,然後扶起了殷雪……
  直到這裏,視頻就結束了,井朝仁輕輕的點擊了幾下鼠標,把剛才的視頻保存在雲端之後才轉頭看著正在賣力做運動的殷雪,「嗯!!!!」「不要吞下去,含著。」井朝仁拍了拍桌子下麵依依的頭發,等她完全把他那長十六厘米,粗三厘米的巨棒舔幹淨之後,就站了起來,伸展了一下筋骨,依依乖巧的跪在原地,安靜的含著他那濃濃的精液,等待著。
  「啊哼~ 啊哼~ 啊哼~ !」另一邊,殷雪正在揮灑著汗水,在一部另類的跑步機上勻速的奔跑著……
  兩個腳踏,前邊有兩個抓著的手柄,一邊搖一邊跑的那種跑步機,而且這機子的中間還插著兩根巨大的假陽具,前邊那根粗十二厘米長二十厘米!後邊那根竟然是粗十二厘米長四十厘米!而且這假陽具上麵還『長著』一根根粗粗的倒刺!
  殷雪跑得越快下麵假陽具抽插的速度就越快!
  井朝仁看了看跑步機上麵的路程,發現殷雪已經差不多跑完他設置的五公裏了,然後他按了按加速,讓殷雪在最後的高潮之中把最後的路程跑完了……「啊啊啊啊啊……喝……喝……喝……」剛剛衝刺到終點殷雪剛好就高潮了,然後跑步機一停下來,她就馬上倒了下去,靠身下那兩根超級巨棒支撐著次沒有倒下……
  「依依,輪到你了,含著我的精液,跑三公裏,不準吞下去。」說完,井朝仁就抱起了跑步機上的殷雪,然後粗暴的直接把她扔到地上,然後熟練的把跑步機上麵的兩個誇張的按摩棒拆卸了下來,然後把兩個尺寸跟他一模一樣的按摩棒裝了上去,示意依依可以上來了。
  「唔……」剛剛把那兩根假陽具吞進去,依依就不自覺的想要叫出來,但嘴巴裏還含著井朝仁的精液呢,隻能發出一聲低吟,然後就強忍著要叫喊出來的衝動開始了異常痛苦的運動之旅~ 而另一邊,井朝仁蹲下了身子,掰開了殷雪的雙腿,用手扒開她那黑的發紫的陰唇,把露出尿道口的衛生巾扯出來一點,然後塞回去之後又扯了一小半出來,反複幾次之後才連同食指一起塞了回去,「唔……」突然被超出承受範圍的東西塞了進來殷雪有點痛苦的想要夾緊雙腿,但她的身體卻很誠實的挪了挪位置,讓井朝仁可以更加容易並且輕鬆的看到她下體那三個剛剛『運動』完還張的大大的雙嘴。
  「夾緊。」井朝仁在地上撿起了兩根陰道用啞鈴然後伸進了殷雪的陰道和肛門,然後命令的說道。
  「嗯!……啊!……主人……」聽到命令,殷雪也顧不得休息了,瞬間便發力,然後陰道和肛門竟然直接閉合!緊緊的夾住了井朝仁放進她陰道和肛門的那兩根『啞鈴』,盡管她已經很認真很努力的夾緊了,但怎幺可能比手的力氣更大?井朝仁一拔,殷雪的陰道和肛門就直接朝外翻出一截,火辣辣的疼痛著,但這並不是她在意的地方,因為,失敗,往往就意味著懲罰!
  盡管她知道陰道和肛門的力量再強,又怎幺可能比手的力量更強?但主人就是特意想要罰你的,身為女奴殷雪把頭低下了,像個犯錯了的孩子,「雪奴的爛穴還是沒能達到主人的要求……求主人責罰……」「不不,你做的已經很不錯了。」井朝仁笑了笑,並沒有生氣,「唔……」本來殷雪還想感謝主人的,但井朝仁突然就把手整隻塞進了她的陰道,然後還把堵住她子宮不讓裏麵的尿液外流的塞子拔了出來。
  「夾緊,裏麵的東西不準漏出來,今天晚上去勾引那老頭,讓他射進裏麵,等他睡著了就過來找我。」說著,井朝仁就開始穿衣服了,等衣服穿好之後,他好像突然間想起了什幺,說道:「對了,等下你洗完澡之後倒半瓶風油精進陰道,然後倒立三分鍾再出來。記得墊塊衛生巾。」
  「嗯……知道了主人……」殷雪掙紮著,虛弱的從地上爬了起來,然後雙膝觸地,像一條活脫脫的母狗那個慢慢的扭著屁股爬進了浴室……而依依呢?當然還在跑步……而且她的表情還異常的詭異……好像想吐,又好像是很爽很刺激,好像已經高潮了,也好像已經跑不動了被機子強行拖著跑……
  反正也隻有一點是可以肯定的,她口中含著的精液還沒有吞下去!
  而且,仔細一看,她下體塞著的可不止兩個棒棒,她的尿道竟然還有一根底座跟另外兩個一模一樣大小,貌似款式也是同一款的定製式假陽具……而且她的身材貌似也沒有穿著衣服時的好看,並沒有陰毛的三角地帶高高的鼓起了一個包包,才34C的乳房乳頭被人為的拉長了,足有五厘米長!而陰蒂竟然也是這幺一種情況,長達三厘米!
  而且身上還有幾個疤痕一樣的紋身!真的很難讓人相信,那不是直接用刀子刻上去的!而事實也確實是井朝仁用刀子刻上去的!盡管傷口不深,但想要表達的意思卻非常的清晰!
  因為那些疤痕明顯也被人為的加工過了,這凹凸不平的線條上麵才是真正的紋身!
  紋的並不是龍虎,而是幾個幾乎覆蓋了依依整個身體的大字——井超人的性奴隸!
  而在她左邊胸口的乳頭上方,也就是左胸部上麵也刻著一段小小的文字——母狗依依!
  ……
  「依依!依依!你……沒事吧?……」殷雪洗完澡之後,也如同母狗一樣從浴室爬了出來,然後頭看了看跑步機上的依依,但這一看,她就嚇到了,依依臉色極其蒼白的暈倒了在跑步機上!可跑步機還在自主的運動著呢!依依想停下來休息都不行!
  無奈之下,殷雪站了起來,拍了拍她的臉蛋,搖了搖她的肩膀,可卻並沒有按停跑步機,也沒有把她抱下了,這是主人吩咐下來的任務,如果她按停了,不止主人會懲罰她,而且依依也不會領她的情,反而會討厭她!
  主人就是她們的一切啊!
  「……嗯!!」被殷雪用力的搖晃著,依依終於醒了,但她的狀態卻非常的不好!一醒來就捂著小腹,然後又馬上縮手了,似乎捂著會更加的辛苦!
  「……」依依搖了搖頭,她嘴裏還含著主人的精液呢,開不了口,但是可以看得出來,依依絕對有事!但她卻強忍了下來,虛弱的抓住了手柄,死也要把這三公裏跑完!
  「……」看到這情況,殷雪默默的又趴下了,她理解依依的想法,因為她也是母狗……主人交代的任務就必須完成!不需要然後理由或者借口!
  她爬著拉開了抽屜,拿出了那瓶40ML的風油精,爬到牆角,扭開風油精的蓋子,然後整瓶塞進了自己的陰道,之後,頭肩觸地,淩空紮馬,「嘶……!
  啊……!」瞬間,殷雪的身體就變得燥熱了起來,或者說,她身體的深處很涼,又很熱!反正就是非常非常想要巨大的肉棒狠狠的抽插的那種感覺!
  既舒服,而又痛苦!
  既冰冷,而又燥熱!
  「呼~ 呼~ 呼~ ……喝……喝……」殷雪不斷的深呼吸,這種感覺太難受了!
  「砰~ 」突然間,好像有什幺重物掉了下來……原來,依依已經跑完了三公裏了,然後虛弱的在跑步機上摔了下來,然後,她就像殷雪剛剛那樣,像一條活脫脫的母狗那樣爬著走進了浴室……
  ……
  「朝仁,你覺得你爸怎幺樣?」
  「他是一個人才。」
  在全省最高的一棟大廈的最頂層,一老一少站在透明落地玻璃窗邊俯纜著這個輝煌的城市。
  「人才?」聽到井朝仁的回答,老人不可置之的笑了笑,也點了點頭,說道:
  「他確實是個人才啊!」
  「你不想接手公司?是吧!」老人的話跳躍性很大,不過井朝仁卻由始至終都很淡定。
  「每天發一下呆,偶爾出去旅遊一下,有空就泡泡妞,沒空就睡下覺,這才是生活。」井朝仁很是淡然的笑了笑。
  「你似乎很不喜歡你爸啊,為什幺?」老人這輩子並不卻錢,但對於兒子而孫子他都是愧疚的,虧欠的!
  「其實我也挺不喜歡你的,我喜歡的隻是你的遺產。」井朝仁一臉的淡定,很誠實的把自己心底的話都說出來的。
  不過,老人並不惱怒,反而露出了一絲遺憾,一絲慚愧,「你很聰明,很誠實,也很灑脫,你會恨你爸很正常,你恨我我也不會說些什幺。」老人似乎很和藹,但他話鋒突然一轉,很嚴厲的說道:「但你的報複手段太不光彩了!」
  「不是那女人經不起誘惑,而是她本來就水性楊花。我也隻是稍微作弄一下他而已,順便嘲笑一下他有眼無珠。」井朝仁還是照樣淡定。
  「……」老人沈默了一下,顯然他也是知道一些事情的,但他猶豫了一下,語氣又變得溫和了,說道:「無論怎幺說,畢竟她也算是你『媽』,找個機會讓她自己提出離婚吧,也不要再作弄你爸了,畢竟當年的事情誰也不願意看見……」「那女人死的時候抓著我的手,讓我不要報複,不要記恨你們,我是個守承諾的人,所以,我並沒有恨你們,也沒有報複過你們。」井朝仁微微的搖了搖頭,打斷了老人的話,顯然他不想聽老人說什幺道理和廢話,「我隻是不喜歡你們,也隻報複了你們身邊的人。」
  猶豫了一下,井朝仁接著說:「不過,我有點累的,你們也成孤家寡人了,當年的事就算了吧。」
  「這就好!」老人似乎並不在意井朝仁所謂的報複,聽到他親口將當年的賬一筆勾銷他非常的高興,「你爸那邊我會跟他談的,真相不重要,一家人和和睦睦平平安安才是最好的!」
  「我會把公司交給殷雪打理,依依我會給個名分她。」老人做出了妥協,而井朝仁也做出了決定。
  「依依你看著辦,至於殷雪……」老人沒有說下去,兩個聰明人之間的談話不需要太直接!
  「她有這個能力,而且現在的她比狗都要忠誠。」「那幾個催眠師可靠嗎?」雖然井朝仁非常的聰明,但畢竟還太年輕了,老人多嘴的問了一句。
  「沒有什幺比死人更能守口如瓶的。」但井朝仁卻比老人想象中的還要狠辣!
  「哈哈哈哈!真不愧是我井朝天的親孫子!確實沒有什幺是比自己更可靠的了!」老人並沒有嗬斥井朝仁的狠辣,反而非常讚賞!
  ……
  「難得一起吃頓飯,不要總一副苦瓜幹的麵孔嘛!私人电影院又不是你的那些犯人!」飯桌上有家常菜,也有鮑參翅肚等貴價菜,擺的滿滿一桌子,加起來總共三十六道菜,而吃飯的卻僅僅隻有五個人,三男兩女。
  井朝仁和依依坐在一邊,老人坐在中間,而井朝仁的父親則跟殷雪一起坐在井朝仁的對麵。
  此時的殷雪穿著一身黑色的緊身短裙,臉上盡是微笑,渾身都帶著花香,完全看不出有什幺異樣!
  而依依則穿著一條粉色的相對比較長的連衣裙,裙身一直到膝蓋。
  渾身也是帶著跟殷雪同樣的香味,不過她的臉蛋一直都是紅撲撲的,總好像一直都在高潮,充滿了柔弱的美感!
  「哼!」井朝仁的父親卻很不給麵子的冷哼了一聲,冷冷的看了看井朝仁,然後有冷冷的看了看井朝天,「沒有證據不代表你們沒有做過!如果有證據,我第一個站出來抓你們!」
  「我後悔沒有好好的管教你,竟然讓你跟這老家夥同流合汙了!」井朝仁的父親真的是一點麵子都沒有給他爸和他兒子,從進屋開始就沒有好臉色,現在更是一臉冰霜的嗬斥著……
  他旁邊的殷雪看著臉色微微有點發黑的井朝仁猶豫了一下,張了張嘴,但最後還是沒有說話。
  她不知道用什幺身份說話!更重要的是她主人沒有讓她發話!
  「嗬嗬,如果後悔有用的話還要你們這些警察幹什幺?」井朝仁似乎也絲毫沒有把對方當成是自己的父親,張嘴就是很直白的嘲諷。
  「朝仁,國強,你們一人少一句吧,今天端午節,就不能好好的陪我老人家吃頓飯嗎?!」井朝天似乎也有點生氣了,用力的拍了拍桌子。
  「老爺,董小姐來了。」這個時候,管家走過來了。
  「讓她進來吧。」井朝天對管家點了點頭。
  「井老爺子好!井大少別來無恙啊!」這位董小姐顯然是認識井朝仁和井朝天的,而且還很熟悉,但對於井朝仁的父親她卻隻是友善的揮了揮手,好像並不認識……
  然後,井朝仁和井朝天都並沒有向她介紹,董小姐也隻好裝作看不見這人了……
  「好久不見了依依,最近你都去哪了?不會是被井大少金屋藏嬌了吧?!」顯然,這位董小姐跟依依也是很熟的,她坐在井朝仁的另一側卻把身子探了過去,單手撐著井朝仁的大腿。
  「是啊!我現在是朝仁的女朋友,最近一直跟他在一起。」看到井朝仁不露痕跡的上下動了動眼睛,依依會意的回答道。
  「這樣啊……那井大少覺得我上去那個計劃怎幺樣?有沒有興趣玩一玩?」董小姐的思維也是相當的跳躍。
  「吃飯時間就不要談公事了,這是個很不好的習慣。」井朝仁淡然的用手撐住董小姐那足有D杯的大胸,然後把她推了回去。
  「……」董小姐看了看自己的胸部,然後又看了看井朝仁,最後歎了口氣,「要不是我打不過你,而且能打贏你的基本都知道你的身份,我一定打得你幾個月都下不了床!」
  「其實你是可以把我打的幾個月都下不了床的。」井朝仁還是很淡定。
  「……」董小姐也沒有想到,井老爺子都在呢,井朝仁竟然還是這幺一副舍我其誰的模樣!也難怪他會說出,隻要有足夠的自信,無論走到哪你都是主角這樣的話!他就是在特指他自己啊!
  「小姐,你要告他非禮嗎?我可以做人證!」這個時候井國強出聲了,並且一開口就是一副我要替你伸張正義的表情。
  「……」這會兒,董小姐真的淩亂了,這人到底是誰啊!膽子這幺大!在井家,在井老爺子的麵前,竟然還有人敢當麵挑釁井朝仁!
  「井國強,你別給臉不要臉,真以為當個小警察就能管天管地了?要不是答應過那人,你以為你能過得這幺自在?」井朝仁沒打算找他麻煩的,但井國強已經不止一次找他的麻煩了!還真以為他好欺負了啊!
  「……」本來董小姐還想開口調侃井朝仁兩句的,還是有人不給麵子他的嘛!
  但看到井朝仁好像真的有點生氣了,她果斷還是閉嘴了!而且,從井朝仁剛剛的話中,她似乎猜到了對方是誰了!這讓她更加不敢參和了!
  「玲兒啊,不用管他們,吃飯吧,每次他們見麵都得吵幾句,打不起來的,隨他們吧。」井朝仁這一生最重承諾,既然他說一筆勾銷,不找他爸麻煩那他就絕對不會找他麻煩!哪怕再生氣也好!所以,井老爺子很淡定的在吃飯,反正沒有證據井國強也無可奈何!
  他們都是有著自己執著的人!
  ……
  「主人,那老頭今晚不知道是不是吃藥了,在我裏麵射了四次。」深夜三點多,殷雪墊手墊腳的敲了敲井朝仁的房門,然後一進來就匯報似地說道,說完之後就安靜的站著,並沒有做什幺多餘的事情。
  「嗯。」其實井朝仁是已經睡著了的,但他很容易醒,所以,殷雪一敲門他就開了。休息了一下,稍微清醒了些,井朝仁才說道:「你來的剛好,靠牆倒立。」殷雪完全沒有猶豫,心領神會的把自己的內褲脫了下來,然後穿著半透明的真絲睡衣頭肩觸地,雙腿朝上,半倒立了起來,然後雙腿張開,在空中紮起了馬步,用手扒開了自己的陰道,裏麵白濁的精液清醒可見,厚厚的一層把子宮頸都糊住了……
  然而,就在她扒開自己的陰道之後,徹底放鬆,糊住子宮頸的精液中央就馬上出現了一個小洞口,然後朝裏麵緩慢的滴落……「呼~ 」殷雪的子宮顯然已經沒有多少空間了,井朝仁斷斷續續的尿了幾次之後還有一大半靠地心引力已經流不進去了,而且井朝仁也還有一大半沒有尿出來!
  「好麻煩啊……」看到這情況井朝仁並沒有驚訝或者放棄,轉身翻了翻抽屜,拿出一個灌腸筒,先把自己的尿全部尿進去了,然後在把殷雪陰道裏流不進去了的尿液抽了出來,最後,直接捅進了她的子宮,然後強行把全部的尿液都注了進去!
  「唔!……」殷雪咬著牙,捂著嘴巴,不讓自己叫出聲,但她額頭不斷冒出的冷汗卻出賣了她,顯然,她現在非常的痛苦!而且,她有點同情依依,她也終於理解為什幺有的時候依依彎個腰也好像彎不下去,總是一臉莫名其妙痛苦的模樣!
  原來子宮強行被擴張這幺痛啊!
  而且,依依連膀胱也被主人強行擴張了!雖然現在貌似也輪到她了……「嗯哼!……」最後,井朝仁把一個粗兩厘米,長五厘米的蘿卜形塞子按進了殷雪的子宮,作為新的塞子。
  此時,如果仔細的看,還是可以看到,殷雪本來纖細的腰身好像變粗了一點點,而且小肚子也有微微的凸出!
  「明天就對那老頭說,你要去旅行,讓他陪你。」灌完尿之後,井朝仁示意殷雪站起來,然後他還幫她整理了一下衣服,「如果他答應了,那你就隨便挑個要出行一兩個月的團報名,他要是拒絕那你就鬧。」井朝仁的語速很慢,給人的感覺就是他其實沒有想好,隻是臨時想出了的主意,不過,殷雪聽的非常的認真,「他肯陪你去,那你們就來一場真的旅行,如果他不願意了,那你就對他說你要自己旅行。」「然後你就隨便去個什幺遠的地方,拍一堆照片,每天發幾張給他,或者就是跟他聊下天,反正感情越來越淡,之後你就提出離婚吧。好聚好散,也不要讓他太難堪。」井朝仁微微的歎了一口氣,他是真的感覺累了,心累!
  「就這樣吧,你到客廳倒杯牛奶,喝完就回去吧。」豪宅的房間裏怎幺會沒有廁所呢?所以,出來唯一合理的理由就是喝水或者餓了!不然你深夜跑出房間幹什幺?!
若本站收錄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權益,請聯係私人电影院刪除侵權內容!
圖片小說月排行榜
圖片小說推薦排行榜

相關網站

葉子影院 神馬影院 無敵影院 月光影院 青檸影院 光棍影院 青蘋果影院 咪咕影院 午夜影院 大地影院 奇優影院 豬泡泡影院 四虎影院 菠蘿菠蘿蜜影院 天龍影院 千夢影院 艾瑪影院 久久影院 秋霞影院 成人影院 飄花影院 新視覺影院 戰地影院 二七一十四影院 酷客影院 策馳影院 飄零影院 騎士影院 色色影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