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藏性追憶

在我老王幾十年的性海生涯中,有許許多多難忘的回憶,最令我難忘的還是75年我剛剛入伍那段時間在西藏的經曆。
  那時候我才19歲,個子又高又壯,入伍後被派駐在駐藏某部隊。私人电影院駐地不大,隻有不到三百人,兩個連隊。在私人电影院營地外麵有個藏族的村子,在那幾年,藏族群眾的熱情與獨特的風俗給我留下了難以磨滅的回憶。
  私人电影院的營地裏絕大多數都是像我這樣的精壯小夥子,很多人都是童子雞,因此女人便是絕大多數人閑暇時間的主要話題。當然,我和他們不同,我不但很早就有了性經曆,經驗更是十分豐富,關於這個的故事很長,就不在這裏多說了。
  要說的是私人电影院營地外麵正對的那個藏族村子,村子裏有百把號人,奇怪的是男人很少,絕大多數都是婦女。說起藏族婦女,絕大多數都是紅彤彤的麵頰,頭發編成許多的小辮子,有些三四十歲的婦女會把辮子盤在頭上,小姑娘們則垂下來。有人說藏族女人不愛洗澡,身上很臭,這是沒有依據的。不可否認,由於氣候與地理環境的緣故,藏族婦女洗澡沒有那麽頻繁,但是就我的親身經曆來看,她們還是很乾淨的。尤其值得一提的是她們對陰部的衛生十分講究,這是很多現在發達地區的婦女都比不上的。
  記得剛剛來到部隊,老兵們給私人电影院這些新兵蛋子開了盛大的歡迎晚會,首長們講話中一再強調要和當地的藏族群眾搞好關係,圍著巨大的篝火,十來個藏族小姑娘還跳起了鍋莊,一切都很熱烈,很正常。但是當晚,私人电影院新來的三十個兵被叫到了活動室,指導員指著桌上的一大堆不知名的草藥說:「一人裝一袋子拿回去,具體怎麽用找自己宿舍的老兵問。」私人电影院都以為是抗高原反應的藥物,回去問了老兵,驚訝的發現這些竟然是壯陽用的,還有給生殖器消毒的功能。老兵裏有一個我的老鄉,他曖昧的朝我擠擠眼,我找個借口跟他走到角落裏,聽他一說,我這才漸漸明白,首長說的搞好關係是什麽意思。
  原來這個藏族村子的男人奇缺,而私人电影院的營地剛好設在她們對門,事情不可避免的發生了。早在幾年前,就常常有士兵偷偷的去村子裏和姑娘幽會,當地人窮,大兵們往往帶上一個罐頭就能讓一家人開心上半個月。而且極度缺少男人的情況下,還出現了媽媽看著當兵的跟自己大女兒搞,搞完了小女兒吵著也想搞,搞完小女兒媽媽親自上陣的事情。隨著這些事情越來越頻繁,最後到了首長們想管也沒法管的地步。曾經有個首長想刹刹這股風氣,結果村裏的女村長帶著十幾個婦女來到營地大鬧一番,這些婦女當眾脫下褲子把下身的那個眼敞出來,說她們長了這個東西就是要讓金珠瑪米用的,這個首長阻撓金珠瑪米和藏胞好,是壞人,要是不讓這些金珠瑪米繼續來村子裏和群眾交流,就天天來營地鬧。
  這個首長氣壞了,當場就要拔槍,結果這些婦女更狠,領頭的婦女搶過手槍就把槍管子插進自己屄裏,讓首長開槍,首長哪敢真的開槍,臉一陣青一陣紅的。後來這事就不了了之了。隻是首長們訂了一些規定,比如按時發放藥物,防止大規模性傳染病,還有常常給戰士們補充些壯陽的東西。
  很快,私人电影院這些新兵蛋子集訓完了,從此就可以在每天晚飯後有幾個小時的軍民交流活動,大家其實都企盼的不得了,到了那一天,很多人激動的前一晚都沒睡好覺,我則權當作見識見識,並沒有太興奮。
  那天吃完晚飯,大家列隊,由一個排長帶隊開進了村子,一路上圍過來了好多藏族婦女,都肆無忌憚的朝著私人电影院笑,還說著私人电影院聽不懂的藏語,很多戰士臉都紅了,這又讓很多婦女又是一陣大笑。私人电影院開到一塊平整些的坪子,排長和來接私人电影院的一個中年婦女說了幾句,那個婦女點點頭,回頭吆喝了一聲,許多婦女走了上來,井然有序的挨個走向隊裏的每一個士兵,我還以為要當場就和她們做那事,嚇了一跳,誰知道她們是挨個領一個士兵回家。排長說了下要私人电影院明早出操前回到這個地方,就也跟著一個女人走了。
  看上我的是個四十歲左右的藏族婦女,長得還算齊整,牙齒非常白,很整齊,她很熱情的牽著我的手沒走幾步就來到了她的家。沒想到的是,她家裏還有兩個小姑娘,一個二十歲左右,另一個看樣子才十八 歲,兩個小姑娘看到我進門都是一陣歡呼,這個婦女笑著跟我比劃了一陣子,介紹她的大女兒央金,小女兒卓瑪,她自己叫烏蘭日措,這個日措進到屋子裏脫下了她的外衣,讓我驚訝的是她裏麵什麽都沒穿,就這麽光溜溜的,略微黝黑的身體全部暴露在我的麵前,最顯眼的就是她兩隻黝黑肥大的奶子,奶根很細,奶體圓鼓鼓的,像個籃球樣大小,奶頭紫黑紫黑的,奶暈不大,但是鼓出乳球很高,我的視力很好,能看出上麵有好幾個針眼大的小孔,可能是她的奶眼吧。她的屄生得很高很鼓,屄毛很少,兩片紫黑紫黑的陰唇分得很開,中間的紅肉凸出來一大塊,和邊上暗褐色的陰阜形成了鮮明的對比。可能是性交過多吧,陰道口有些外翻,就這麽雙腿並攏站著都合不攏,能看到裏麵扁平的陰道管。
  她笑著把我的雙手按在自己奶子上,示意隨便玩,一邊回頭讓央金給我倒酥油奶茶。央金給我倒了一碗又濃又香的奶茶,我喝了一口,感覺和一般的奶茶味道不同,甜中帶點獨特的臊味,第一口喝著有些不適應,但慢慢回味上來了發現還真好喝,就連著喝了好幾口。央金看我喝得開心,笑著指了她媽媽的奶子,用有些生硬的漢語說:「奶子做的。」日措很開心的托著一隻自己的奶子,稍稍一擠,幾股米白色的奶水很流暢的從紫黑的奶頭上射了出來,說:「這個好吃,吃。」我看得直咽口水,沒想到這麽黑的奶子能分泌出這麽香甜的奶汁,就湊上去含住一隻奶頭吸了起來,都不用我用力,奶水就拚命的往我嘴裏湧,略微有點腥,但總的來說還是很好吃的。日措的奶子手感非常好,和現在很多女人人工作出來的截然不同,摸在外麵都能感覺到皮膚下麵的乳腺以及脂肪團,肥軟肥軟的,要不是膚色太深了點,簡直就是一對完美的大奶子。
  我正美美的吃著奶,沒注意自己的褲襠口被人給解開了。有點勃起的家夥被一雙有點粗糙的小手給捧了出來,然後我就聽到了三個女人同時吸了一口氣,然後同時驚喜地叫了起來。
  我的家夥平時就有十五公分長,雖說也不顯著特別長,但是等精神頭上來那就不一樣了。我量過,這東西發開來足有二十八公分長,烏龜頭有大人拳頭大小,一般女孩子根本吃不住。前頭不是說了,我早就有過性經驗,就靠著這家夥,不下十幾個女人對我死心塌地,這次出來當兵,一個個哭得那是死去活來。不過說實話,這麽小的丫頭我還真沒試過,我自己心裏清楚,就我這尺寸,一旦和小丫頭搞了,說不準就要出人命。那些和我好上的女人最年輕的也過了二十五,而且被我開發過幾次之後,屄裏都能跑馬,走起路來下麵的風直往小肚子裏吸。
  日措坐到炕上,讓我躺在她懷裏,枕著一隻乳房,另一隻乳房蓋在我的臉上,奶頭讓我含著慢慢吃。這時候兩個小丫頭也脫得精光,爬上炕來。這倆小丫頭發育的很不錯,卓瑪的奶子都有大饅頭大了,挺挺的,奶頭嫩紅嫩紅的很是漂亮,央金的奶子還要大,而且和她媽媽一樣,發育得呈球狀,奶子根部很細,奶體相當肥大,吊在胸口晃晃蕩蕩的。日措示意讓她們把下體扒開讓我看。兩個小丫頭笑嘻嘻的推推搡搡一陣子,還是央金先叉開腿,把她的陰部湊到我眼前。央金看來是遺傳了她媽媽,陰阜生的極高,要是她和我一樣高,私人电影院可以站著麵對麵的性交,絲毫不用費勁。她的陰唇還沒開始發黑,但也是鮮紅鮮紅的,和一般女孩子的粉紅還不太一樣,可能和她們的膚色有關。令我意外的是,她的陰道口非常寬,央金輕易的把左右手各兩根手指頭摳在陰道口裏向兩邊扒開,扁平的陰道管就這麽被分了開來,我甚至看到了裏麵五六公分深處一個鴿子蛋大小的紅色肉球,那應該是她的子宮口。
  卓瑪笑著說:「姐姐喜歡拳頭塞。」說著作了個示意的動作,一隻手虛握著,另一隻手捏成拳頭往裏麵塞。
  我看著央金的洞口,想:「難怪她們看了我的家夥這麽興奮,普通男人誰能填滿這麽個大坑啊!」這時候卓瑪把姐姐擠到邊上,腆著自己的小陰阜湊到我的麵前,她的陰道也根本不像她這個年齡段的孩子應有的,陰道口已經開始外翻,不用手指扒開,眼子都是敞著的,足有一公分粗細。
  這樣的三張屄遇到了我,真算的上是棋逢對手。日措讓兩個女兒先上,輪流和我性交,她們管性交叫作做生活,想想也真有哲理。在這麽艱苦的環境下,說真的,要是沒有這點樂趣,生活還有什麽意思。想到這裏我就對這個村子裏的藏族婦女旺盛的性慾感到釋然,轉而專心致誌的和她們做生活。
  央金和卓瑪都很有經驗,每人都是騎在我的腰上,根本不用手扶著屌,屁股一下子就能把我的烏龜頭對準在自己的屄口上,然後一蹲,我的屌就滑進一個火熱濕潤的肉腔裏,隨之開始激烈的打樁。
  說起火熱,我倒是想起了我的嬸子,一個俄羅斯女人。我有兩個嬸嬸,都不是中國人,一個來自俄羅斯,一個來自朝鮮。可惜的很,我的兩個叔叔死的早,倆嬸嬸早早就守了活寡,不過她們倒是也沒做什麽紅杏出牆的事情來敗壞我家的門風。原因就是我的奶奶放話,肥水隻要不流出私人电影院張家,隨便她們怎麽搞,不然沒別的二話可講,直接浸豬籠。在奶奶和我媽的默許下,倆嬸嬸住進了我家的院子,我是族裏出了名的人,雖然從小就沒了爹,但我特狠,也特別護家,我家的人和別家人出了衝突,我把人家腦袋開瓢還算是輕的。相應的,私人电影院村和外麵的人出了衝突,我也是特護自己村的人。所以我雖然才十九歲,但又高又壯,加上這麽一股子狠勁,遠遠近近沒人敢惹我。
  倆嬸嬸都比我隻大不到十歲,住到我家當晚,我媽就把她們倆領到我炕上,那晚我充分領略了外國屄的滋味。人家早就說,老毛子女人的屄熱,燙人傷身,朝鮮女人的屄涼,屌插裏頭養人,我就一點也不信。我就是喜歡滾熱的屄,裹在雞巴上頭,舒服的很。涼颼颼的屄跟堆死豬肉沒啥區別,有什麽搞頭。所以我特別喜歡搞我的俄國嬸嬸,特別她的屁股又肥又大,奶子也是,一手抓著,整隻手都陷在奶肉裏看不到。
  央金和卓瑪打樁都很有經驗,都是蹲到她們自己覺得剛好的深度然後屁股擺一下再起身,直到龜頭棱溝卡在屄口為止。但是倆人還是有點區別的,央金喜歡戳深點,每次都是等到龜頭狠狠的戳在她子宮口上,把子宮口那堆肥嘟嘟的肉球戳的陷下去才起身,而且她位置對得很準,十次裏有八次能對在位置上。說實話她這樣弄得我也很舒服,每次都忍不住想把龜頭直通進去,戳到她的子宮裏,但是我知道這是不可能的,女人的子宮口彈性很差,沒生育過的女孩子子宮口頂多隻能戳根筷子進去,手指頭都摳不進去,而且女孩子的子宮裏麵特別嬌嫩,在裏麵抽插會傷到子宮,對身體很有害的。但是生育過的婦女就不一樣了,有少數女人還特別喜歡被我的熱屌通子宮,那時私人电影院村子裏十家有兩三家的女人和我搞時要我把屌戳進子宮裏頭耍,要知道抽插子宮很容易出血,所以常常弄得到處都是血淋淋的。
  卓瑪打樁差些,她不敢戳深,每次到龜頭蹭到子宮口就收住起身,不過她的好處在於屄裏頭緊些,最好最全的資源盡在尼尼擼.com箍在整條屌上摩擦,更加舒服些。
  姐妹倆每人打樁一百下就換人,換過三四次後卓瑪先到了高潮,小丫頭尖叫著用力把屁股往我身上壓,龜頭死死的抵在她嬌嫩的子宮口上,我甚至能感受到子宮口湧出的一股股熱乎乎的粘漿澆在龜頭上。小丫頭趴在我的身上全身直打哆嗦,但是屁股卻壓得實實的,還不停的研磨一下,過了好一陣子才消停下來。這時候早就等不及的姐姐一把把妹妹拉下來,我的屌從卓瑪的屄裏一下子滑脫出來,發出了非常響亮的一聲聲音。在央金騎到我身上之前,我用眼角的餘光掃了一下卓瑪,隻見她精疲力竭的叉開著腳,躺在炕上,屄口鬆鬆垮垮根本不像是個十二三歲的女孩子的陰部,從大開的屄口可以看到扁平的陰道管敞開著,裏麵層層疊疊的肉褶皺上麵覆蓋著厚厚一層乳白色的粘漿,應該是女人的陰精了,而且還在不斷的往外湧。
  央金把我的整根雞巴吞進下身時,我身後的日措把邊上癱著的卓瑪一把拽到身前,扯過一塊氈布就給小女兒擦拭陰部的髒物,卓瑪一動不動的忍媽媽擺布,隻是屄口還在不停的抽搐,讓我驚訝的是,日措把女兒外陰的陰精髒物擦拭乾淨後把手上的氈布團了起來,直接全部塞進了卓瑪的陰道裏麵,團起來比成年男子拳頭還大的氈布很輕易的全部塞在了卓瑪的體內,她的屄口被撐得足有酥油茶碗口大小,這種景象出現在一個十九歲的女孩身上很是奇異,看得我不由得更加興奮,被央金箍的開始發燙的東西變得更加膨脹。
  央金感受到了體內的變化,興奮得用藏語快速的說了一通話,我看不到身後日措的表情,但是枕在她的胸口可以清楚地聽到她的心跳變得更加快速了。
  央金的高潮來得很快,她到達高潮的樣子和妹妹不一樣,她是憋著一口氣不放,臉漲得通紅,但是屄卻是在不停的收縮,她把屁股用勁往我身上擠,像是想把我整個人都套進自己的屄裏一樣。我的整根東西都被套在她的屄裏,龜頭深深的陷在她的子宮口中,我能清楚地感覺到龜頭有一半已經擠進子宮口裏了,但是她的子宮開口大小還不足以讓我拳頭大小的龜頭進入,因此子宮口的環狀肌肉死死的勒著我的龜頭中間,而不斷收縮的子宮頸管就像是一張嘴一樣不停的吸吮著我的前半個龜頭,而且從子宮中不斷湧出的滾燙的液體衝刷在龜頭上,真是一種奇妙的感覺。
  央金高潮過後,自己扯了一塊氈布擦拭乾淨自己的外陰,然後像妹妹一樣,同樣把氈布團起來,塞進自己的陰道,她的這塊氈布很大,團起來有兩手交握成的拳頭一樣大小,但是她還是很輕鬆的把整團氈布都塞進了陰門。
  這時候我的屌還是傲然挺立著,但是上麵糊滿了白色的黏液,一直通過我的卵蛋淌到了屁眼。剛剛休息沒多久的卓瑪湊了上來,用舌頭從我的屁眼開始舔起,從下到上,把我的整根屌舔得乾乾淨淨,當她舔我的屌下部時,一種酥麻的感覺傳遍我的全身,使我不由得打了幾個戰栗。
  日措感覺到了,笑嘻嘻的躺下身子,叉開腿,指了指自己紅撲撲的陰門,讓我趴在她身上慢慢抽插。日措的陰道非常熱,和我的俄國嬸嬸差不多,燙得很舒服,我在裏麵慢慢的抽送,能感覺到一堆堆的肉褶皺從屌身滑蹭過去。她的陰道不是很深,我隻頂進去一半就抵到了她的子宮口。和我預想的一樣,她的子宮口很開,畢竟是生育過二胎的婦女,我的龜頭沒有費力就擠了進去,當龜頭撐在她的子宮頸管時,日措隻是微微的皺了下眉頭,但是隨著龜頭逐漸滑進子宮腔,她的臉上露出極度舒爽的神情。日措的子宮內腔比她的陰道還熱,這種感覺非常不錯,我甚至想就這麽插在裏麵不動,趴在她身上睡去。
  可是當我慢慢往外抽,準備抽送時,日措按住我的屁股,微笑著說:「這樣好,很舒服。」原來她也喜歡這種感覺。我靜靜的趴在一個膚色黝黑的藏族婦女身上,陰莖深深的抵在她子宮的內腔,感受著她子宮腔內的溫度與陰道內一堆堆肉褶的擠壓,身邊兩個藏族女孩子用與她們年齡不符的肥大乳房在我的身上輕輕的揉搓著。這一刻,我深深地愛上了這塊土地。
  調皮的卓瑪鑽到我的身後,一邊用舌頭舔著我的卵蛋和屁眼,一邊把一隻手插進日措的屄裏,用塗滿犁牛油的手在媽媽的陰道裏握著我的屌身滑動,為我手淫,有時還用力插到日措陰道底端,握住因為被我半截屌插入而變得肥大的子宮用力晃動,來刺激子宮內我的屌頭。
  聽說外國人叫西藏香格裏拉,我想這兒就是我的香格裏拉吧。
  這一整晚我都沒有把家夥抽出三張屄外,央金和卓瑪各自高潮了三次,日措在我歸隊前的淩晨才讓我在她裏麵快速抽送,其實她很容易高潮的,半小時的抽送讓她達到了四次高潮。
  在後來的日子裏,找我最多的就是日措家,在枯燥苦悶的生活中,也隻有兩性生殖器的不斷摩擦帶來的快感才能給人帶來一些希望和盼頭。在我兩年的軍營生活中,幾乎有一半的晚上是在日措家度過的,她們母女三人的身體,被我開發的幾乎熟透了,每個夜晚,我靜靜的趴在日措豐滿的肉體上,兩人的性器官以常人無法達到的深度緊密結合著,而我的左右兩隻拳頭卻分別深深的塞在央金與卓瑪的體內,緊緊地攥著著熟睡中少女鵝蛋大小的子宮。有時候日措會把手也塞進大女兒的陰道,和我的手交握起來,而這時候的央金頂多隻會哼兩聲,繼續沉睡在夢鄉之中。有時候央金和卓瑪在夢中也會達到高潮,這時候我就隻能等她們子宮中的白水淌完,再把那張氈布團起來塞進陰道,將裏麵的汁汁水水擦拭乾淨,再繼續把手塞進去。我養成了握著少女子宮才能入睡的習慣,一旦手中沒有充滿彈性的子宮,手指接觸不到肥軟而又緊致的子宮口,我就無法踏實的睡著。
若本站收錄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權益,請聯係私人电影院刪除侵權內容!
圖片小說月排行榜
圖片小說推薦排行榜

相關網站

葉子影院 神馬影院 無敵影院 月光影院 青檸影院 光棍影院 青蘋果影院 咪咕影院 午夜影院 大地影院 奇優影院 豬泡泡影院 四虎影院 菠蘿菠蘿蜜影院 天龍影院 千夢影院 艾瑪影院 久久影院 秋霞影院 成人影院 飄花影院 新視覺影院 戰地影院 二七一十四影院 酷客影院 策馳影院 飄零影院 騎士影院 色色影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