亂倫情事紀

(一)叔叔與姊姊
  小時候的天空,對我而言,是充滿著幾許亂倫的記憶。
  我家是座落在台北某處一排違建中的一戶。那裏的大人,日常的休閑活動除了打牌外,還是打牌。所以有些時候,私人电影院家的大床上,總有著父母牌搭子的小孩一同睡著。當然,我也樂不思蜀,因為這時候,我總可以和姊姊一同睡著。
  我姊姊對我很好。她總會等到小孩們都睡了之後,將她的手伸到我的被窩裏,輕輕的褪下我的褲子,然後緊緊的抱著我。其實,當時的我也不太能夠明白她在做些什麽,隻是覺得那像是在水裏遊泳般的小雞雞,總會有著尿急後突能解放的感覺,很舒服。
  當然,我能得到姊姊如此特別的服務是有原因的。
  記得那是個星期天的早晨,爸爸和媽媽也不知是跑到誰家打牌。我起床時,家中是一片寂靜。管著我也習慣了這種情況,至少在星期假日裏,在我家那是常有的情形。
  我揉了揉眼,走進隔著廚房走道的前麵房間,穿過父母睡的大床,正準備走向客廳看看不在睡覺的姊姊是不是也跟爸媽一同出去。卻發現姊姊背對著我,拿著毛筆坐在叔叔的腿上,口中發出著如我生病時的聲音。而叔叔也像是在教她寫毛筆般的,一手抱著姊姊的腰,一手抓著姊姊的右手,整個頭放在姊姊的肩膀上。
  「噢!原來姊姊在練寫毛筆字啊!」
  那是我最討厭的工作之一,正想要逃到外麵去找阿花玩辦家家酒,免得如姊姊倒楣的被抓去練寫毛筆。
  「嗯!叔叔的褲子怎麽有點奇怪!」
  我望著搖晃的椅子邊的空間,有著突出在外的皮帶,是感到幾許好奇。
  眼睛不由得順著皮帶看過去,姊姊的裙子撩在叔叔小腹上,白細的大腿根部,有著一根圓圓黑黑的南傍國,隨著姊姊扭動的身體忽隱忽現……『叔叔,你們在玩什麽遊戲啊?』我悄悄的走到他們的身旁,突然的問著。
  『弟……』
  『沒有啊,我在教她寫字……』叔叔和姊姊在一陣鄂然後,幾乎是一起說。
  當然,叔叔更是緊張的將姊姊的裙子向下拉著,好掩蓋著他們交接的部份。
  我知道他們在騙我。我和隔壁的『愛人同誌』阿花,曾在後巷那邊玩著彈珠、ㄤ阿仙時,不經意的躲在郭哥哥的紗窗邊,看著郭哥哥也像叔叔和姊姊般的,叫他妹妹壓在他的身上,不同的隻是他們沒穿衣服吧!
  我望著他們,露出不相信的樣子。
  叔叔見狀,挪了挪身子,費勁的從褲子口袋裏拿出一張紅色的十元。
  『去!出去玩去。』
  『我要「參」!』(參是當時加入或一起的意思)『你要寫字?!』叔叔知道我最討厭寫毛筆,裝著生氣的樣子嚇著我。
  我吐吐舌,搶過十塊,飛快的跑出去。耳邊有的是叔叔的那句,『不要和你媽媽講,聽到沒?!』管它呢!十塊錢我能和阿花買好多東西吃耶!
  從此之後,叔叔更常帶我和姊姊去看電影或是到處玩著。雖然每次出去,我總會有著好一段時間看不到他們。不過接來的禮物或糖果,也讓我不太注意他們到底跑去那裏,更何論姊姊偶有的特別服務呢!
  這種情形也一直維持到叔叔死掉後,才告結束,在我十歲那年。
  **********************************************************************(二)小阿姨在兒時寒暑假的日子,我總會跟著舅媽,到住在山邊的外婆家玩耍好些日子。
  其實,那裏實在不算是太好玩。從小小的火車站下車後,要走上好久、好久的路。有些時候,雖然可以搭上熟人的牛車,不過顛動的石子路,加上牛的緩慢步伐與渾渾的體味,我常和表哥跳上跳下的減輕鼻中的刺激。
  外婆家吸引我和表哥想去的原因,絕不會是因為常從竹子邊掉落下來的青竹絲,或是小溪邊的大肚魚,更不會是那比我小手臂還長的蜈蚣。其實,應該是我的小阿姨淑珍,總讓我吵著要一同前往。
  小阿姨淑珍是五叔公最小的女兒。比我大一歲,比表哥小一歲。她很野,也很會跑。總是在白天時捉弄我、欺負我,而我卻又追不過她。所以,總是恨她恨的牙癢癢的。但一到晚上,她就像變了一個人似的,喜歡黏著我和表哥,一同躲在蚊帳內,東捏捏西捏捏,幫私人电影院搥背或按摩著全身,有時也會講點故事給私人电影院聽。
  在鄉下,人們睡得早,起的也早。男人一早就到田裏忙著耕作,而女人也多到河邊洗衣或閑話家常,剩下的大多都是像私人电影院這些小鬼在屋子附近,玩著捉迷藏、跳房子等遊戲。
  不太記得那是什麽日子,隻知道是天亮很久了。睡著大頭覺的我,蒙朧中,總覺得床老像是地震般不停的搖著。我微微張開眼,看著身邊表哥的大棉被異常的上下鼓動,我想可能是表哥和小阿姨又在玩『摔角』吧!
  小阿姨有時雖然也會跟我玩,可是我對著力氣比我大許多,又總是壓在我身上的她又打又踢,讓她沒辦法順利脫下我的褲子而放棄(私人电影院的遊戲規是能脫下對方褲子的人,要被贏的人處罰,處罰方式由贏的人決定)。
  我猛然掀起蓋在表哥身上的被子……
  「表哥贏了……耶!怎麽兩個都沒穿褲子?!」我如表哥和小阿姨般的一起互相愣著。
  『喉……噢!』
  看著表哥的雞雞從小阿姨白白的肉洞中,慢慢的滑出。我對著他倆搖著食指,做勢要衝出去告訴舅媽或五叔婆。
  突然,我整個人被表哥抱住,小阿姨也跟著壓上來。
  『ㄝ!你說出去我以後都不理你羅!』小阿姨嘟著嘴,眼睛快流下眼淚似的。
  『我不管!誰叫你都欺負我!』我不理她,掙紮的要將他倆弄開。
  『不要跟人講啦!讓你也「依」嘛!好不好?』(依為玩的意思)表哥提議著,順勢抓著我的手放在小阿姨的肉洞上。
  『你也玩了!』表哥一邊囔著,一邊用我的手上下的磨擦小阿姨濕潤的陰部。
  『不算!我沒有。』我用力抽回手,看著掌心上的殘留的水。
  『啊黝……好髒噢!小…阿…姨…偷…尿…尿!』我大聲的叫。
  表哥迅速摀住我的嘴,示意望著小阿姨想想阻止的辦法。
  小阿姨看著頑冥的我,迅速的拉下我的褲子,整個人麵對著我,一手抓著軟軟的雞雞,一手撥開她白嫩圓滾的大陰唇,半蹲著往下坐去,前前後後的搖擺著她結實的屁股。
  我望著小阿姨的動作,不禁想起叔叔和姊姊那幅熟悉的畫麵,小雞雞跟著莫名的向上挺動。
  『這麽小還這麽壞!』
  小阿姨大概知道我已不會去告狀,扶正了我的小雞雞對準她的肉縫,得意的笑著……**********************************************************************(三)偷窺上了國中以後,我家也隨著違建的拆除,改分到十坪大的國宅公寓裏,那是相當狹小的空間。爸媽大概也發現了我喉嚨上突出的喉結,以及常留在內褲上的透明液體,竟將那十坪大的空間,分割成四間房間。
  想到之前姊姊的特別服務,已被新有的隔間所分離,心中實在不是滋味。再者,自己對男女之間的情事也隨著一年級健康教育十四章,而有著懵懂的幻想。我總是有意無意的想接近姊姊,但她卻像是改邪歸正般的躲避著。
  我懊惱透了,想盡一切辦法想要重溫舊夢,終於讓我發現了新家的小秘密。
  那是冬天的晚上,天黑的比較早。我放學回家後,家中是一片漆黑。自從搬來新家後,爸爸每天總是要近七點才會到家,媽媽也不知是去市場買菜還是牌局未了。我開了門,正準備打開房內的大燈。忽然發現廁所前方,露著一縷白光。
  「是誰?……疑!姊姊下課了!」我望了望門口的鞋櫃,國三的姊姊是很少比我早到家的。
  我突然笑了,摸黑著放下肩上的書包,輕輕的帶上門。蹎著腳走到廁所前,跪在廁所前方的腳踏墊上,從那小小的鑰匙洞口向內望去。
  「哇!太爽了,姊姊正在洗澡」
  我家的廁所和浴室是在一起的,很小,不到一坪。廁所門一開就是馬桶,馬桶邊是一個兩張臉大小的洗手台,而旁邊就是牆壁。鑰匙孔的視野剛好能到門邊,除非是站在蓮蓬頭的正下方,否則是逃不出小孔的窺視的。
  我興奮的解開卡其褲的鈕扣,掏出早已昂揚的陰莖,一邊忘情的上下搓弄著。畢竟是自己期盼已久的,套句現在政治人物常說的:不滿意,但是可接受!
  姊姊洗澡洗的很仔細,先用雙手搓著香皂,塗著整個前半身,尤其是在她那肥大的奶子上,她總是一遍又一遍的用皂沫布滿著它。我仔細的看著,總覺得姊姊的奶頭很大,乳暈也很明顯,跟小阿姨淑珍不太一樣。
  在前麵洗完之後,姊姊接著用香皂塗滿著整個毛巾,然後一隻手抓著毛巾的一邊,交錯的洗著她的背。當然,這不是那麽刺激,我也藉得解開褲子上的皮帶。因為,我知道她快洗她的陰部啦!
  果然,姊姊將腿微開,雙手拉直毛巾旋轉成長長的細條狀,一手在前;一手在後的將它緊貼在陰唇下方,像拉胡琴般的清洗著下部。整條細長的毛巾陷在肉縫裏,肥厚的花瓣隨著它的移動,不停的向外張著。
  我張大著眼,極力的向內看著,真希望能看到姊姊整個淫蕩的小肉穴,同時更加速了手部上下的動作。隻見到她放下毛巾,改用手掌磨著肉洞清洗,而兩根指頭也跟著沒入陰道之中……「哇!受不住了!」我夾緊臀部,用力的向前噴灑著一股又一股的精液。
  望著一地的白稠,真希望能和姊姊蜜洞上的泡沫交換!心中雖是有著自慰後的空虛,不過,還是幾許興奮的能夠發現家裏春光的來源。而它,也伴隨著我,解決了國中時代的許多生理的需求……**********************************************************************(四)爸爸我的父親算是管私人电影院管的很嚴格的,至少在「兒童福利法」之前,我是這麽認為。
  身材魁梧的他,隻要私人电影院犯錯到他覺得不可原諒時,常會剝光私人电影院的衣褲,而用皮帶或水管用力抽打,更重要的是他常會實施「連坐法」-一人犯錯,兩人處罰,所以我和姊姊都相當害怕。
  記得那天媽媽又去「遠征」牌友,我從父親口袋裏偷拿了一佰元,至於用途我是忘了。結果當然你們也猜的到。就在挨打的同時,我不知是那根筋不對,竟然把姊姊和叔叔的事給抖露出來。
  哇!這下子可真不得了,姊姊連奶罩和三角褲都被爸爸剝光,用繩子吊在客廳狠狠的被抽著。姊姊肥大的奶子,隨著爸爸飛動的皮帶,不停的顫動。一條條紅色鞭痕,充滿了她雪白的身體。
  『爸!我下次不敢了。』姊姊的眼淚像下雨般的泛流,口中不停的喃著,兩隻腿也不停的發抖。
  『下次,你還想有下次!』爸爸手上的皮帶是一直沒停過。
  『媽的,我就讓你現在。』
  爸爸像瘋了般的抱著姊姊的大腿,右手掀開姊姊的陰唇,用舌頭舔著姊姊的肉芽和蜜洞。
  『爸!不要,我真的不敢了。』姊姊的腳交叉的卷在一起,因為沒什麽著力點不一會又張開了。
  我真的有點驚訝爸爸的作法,呆在那邊不知該如何是好。
  『你還呆在那裏幹什麽?不會一起來幫我,讓你姊姊爽啊!』這下子,我更呆了。我真不知該怎麽幫爸爸,雖然我的心有點竊喜。
  『爸,不要!……弟你不行……』姊姊搖動著綁在手上的繩子,雙腳不停地亂踢。
  『快過來抓著你姊姊的腳!』爸爸叫著我,同時脫掉內褲,一手握著他的雞巴往姊姊的洞裏硬擠。
  聽到爸爸的叫聲,我走到姊姊身旁蹲下來,抓著她的雙腳往外開,眼睛不自主的往上看著爸爸和姊姊交合的情景。
  爸爸那隻黝黑的肉棒進進出出的翻動著大陰唇,整個雞巴上的血管,沾著姊姊分泌出透明的淫液。姊姊眯著眼,搖擺著肥大的屁股,隨著爸爸不斷的起伏,臉上的眼淚早就被肉棒肏入後的快感所取代。
  『爸……你的……老二……弄得我……好……美……』姊姊的呻吟刺激著爸爸加速著活塞的動作,可能是站著太吃力的關係,爸爸放下吊著的姊姊,然後將姊姊整個腳往上舉著,整個人扶著陰莖,在陰唇上磨了磨,倏地整根往肉洞沉入。
  『啊……爸……』姊姊微蹙的眉,對爸爸整根沒入的陰莖,似乎一下子無法接受。
  興頭上的爸爸當然管不了這麽多,腰部狂烈的擺動,兩個肉體交接的響聲,在屋子裏蕩漾。
  『快……出……來了……』爸爸嘶喊著。
  姊姊聽到後,用手緊抓著爸爸的屁股,挺著腰配合爸爸的起伏,像是希望爸爸播種在她子宮裏。
  在一旁的我,知道爸爸快要射出後,趕緊脫下褲子,用手上下套弄著老二。
  『……來了……』爸爸拔出雞巴,一邊搓著姊姊的肥奶,一邊在姊姊的身上噴灑著一股一股的濃精。
  而我也在爸爸滿足的離開姊姊的身體後,迅速的爬了上去。姊姊濕漉漉的小穴,根本讓我毫不費力的就插進去。
  我一邊肏著,一邊用大姆指愛撫著姊姊的陰蒂,她也瘋狂的張開雙腳,夾著我的屁股,隨著擺動。
  『快點……弟……用力……』
  我望著姊姊的蕩樣,激起了淩虐的心。一邊拍打著她大腿側邊的傷痕,一邊轉動著屁股,用龜頭在她子宮口磨呀磨的。
  姊姊像是受不住我的磨功,嘴巴不停的亂嚷著,直催我快點。
  見到時機也差不多了,我加速了起伏的動作,龜頭漸漸感到酥麻,大腿根部也向大腦傳送著射精前的快感。我學著爸爸,拔出雞巴射在姊姊起伏的胸上。
  之後的日子,隻要媽媽去打牌的晚上,我和爸爸就輪流的肏著姊姊,當然姊姊為了這種不倫關係,拿了兩三個小孩,直到她十八歲結婚為止。
若本站收錄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權益,請聯係私人电影院刪除侵權內容!
圖片小說月排行榜
圖片小說推薦排行榜

相關網站

葉子影院 神馬影院 無敵影院 月光影院 青檸影院 光棍影院 青蘋果影院 咪咕影院 午夜影院 大地影院 奇優影院 豬泡泡影院 四虎影院 菠蘿菠蘿蜜影院 天龍影院 千夢影院 艾瑪影院 久久影院 秋霞影院 成人影院 飄花影院 新視覺影院 戰地影院 二七一十四影院 酷客影院 策馳影院 飄零影院 騎士影院 色色影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