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姐姐的除夕夜

 眼看日曆紙一張一張逝去,又到了逢年過節,家人團圓的時候了;看著姐姐空蕩的房間,不禁讓我又想起去年那段令人深覺罪惡感極重的回憶。
  我是小霖,今年已經23歲了,大學畢業一年,還算是個職場新鮮人。家裏除了疼我的爸媽外,還有一個跟我感情很棒的姊姊。
  她是我的親姐姐,Doris,大我整整3歲,今年26歲,身邊的男姓友人相當的多,原因我想除了姐姐漂亮的臉蛋、標致的身材:身高166公分,體重45公斤以外;就是姐姐無敵的三圍:36F/24/34。雖然姐姐常常在臉上掛了張大濃妝,但其實姐姐的皮膚相當的稚嫩白皙,完全不需要化妝品的遮蓋。
  從小我就跟姐姐無話不談,不論是時裝發型、課業考試、感情生活,甚至令人臉紅心跳的兩性問題,都是私人电影院涉及的話題。可是我對姐姐一直是抱著敬愛的心態,我很珍惜和姐姐的這份姐弟情誼。
  還記得小時候,姐姐和大多數的女高中生一樣,清純可愛的模樣,留著一頭亮黑的頭發;姐姐喜歡在發型上下工夫,常常花時間在整理頭發,也因此好幾次搭不上校車,那時我常常笑她,而她也俏皮的回嘴。
  我很喜歡看著女孩一步一步的成長,從她們小時後的天真無邪,慢慢的身高變高、開始懂得為自己打扮,甚至胸部也開始凸出。而我能觀察著姐姐的成長,是最幸福的事,隻是我從來沒有想過,國中一年級還是平胸女孩的姐姐,居然在大學畢業後已經擁有36F的蜜桃豪乳!在我國中一年級的時候,有陣子常常幫姐姐按摩,那時姐姐16歲,是正值青春年華的高一生;暑假在飲料店當搖茶小妹,每天打工很辛苦,所以晚上她都叫我幫她按按摩。而除了站一整天的腿部和僵硬一整天的肩膀以外,姐姐還會叫我幫她按摩胸部。這就是我姐姐,她知道我是她的弟弟,所以完全的信任我,就像把我當成她的小情人一樣,一點也不害羞尷尬。
  姐姐穿著薄薄的小可愛,沒有穿胸罩,而我就隔著衣服幫姐姐按摩胸部。以乳頭為中心,上下左右的四個穴道,還有乳頭的中心點,這幾個穴道。記得第一次按的時候,我害羞極了!
  「欸!快啦,扭扭捏捏是不是男人阿?」
  「不要——姐姐,這樣很奇怪欸!」
  「吼——就當做善事嘛!」
  我用力按著姐姐的胸部,那時姐姐的胸部隻有稍微的膨軟,隻是乳頭已經發育的很挺,雖然隻是幫姐姐按摩,沒有什麽邪念,但是下體還是會不小心有些反應,畢竟我當時是個氣盛蓬勃的國一小男孩。我沒有告訴姐姐,而姐姐也沒有注意過。
  因此我跟姐姐的感情超乎常人想像的好,隻是隨著年紀增長,對性愈來愈好奇的我,居然有時候會對姐姐有了邪惡的念頭,但我很克製自己,最壞就是去她的房間拿內衣褲自慰,從來沒有對姐姐毛手毛腳過;雖然…有時候日常生活中會不小心和姐姐的身體有些接觸、碰撞。
  事情發生在去年的除夕夜。那時是我大學畢業後的第一個寒假,我已經投完履曆,等著過完年開始上班。像往常一樣,每年很多親戚都會到私人电影院家吃團圓飯,有些我甚至沒見過。
  「喂!阿樺!過來一下!媽有話跟你講。」
  樺是姐姐名字的最後一個字,媽都會這樣叫她。她一邊在廚房準備著豐盛的年夜飯,一邊叫姐姐過來。
  「怎麽了,媽?」
  「今天晚上你叫弟弟去你的房間睡,弟弟的房間給小姑她們睡吧!」「蛤——?為什麽?」「小姑她們初一很早要出門去玩,所以打算今天在私人电影院家歇一夜。」「哦!那為什麽不是我去小霖那裏睡阿?」「你的房間這麽亂,你好意思給你小姑她們觀摩嗎?」說完,姐姐吐了個俏皮的舌頭,並留在廚房幫媽的忙。我在一旁偷偷的看著,心裏開始忐忑,深怕晚上要和姐姐共枕,會壓抑不住,一個衝動做了後悔的事。
  我出著神的看著電視,不一會兒,小姑她們來了,還有好多好多的人,不出我所料,今年又有我沒見過的遠房親戚。
  「唉呀!小霖阿!大學畢業了吼!恭喜啦!今後你爸媽就看你的啦。」「謝小姑,我會努力的。咦?筱芳沒有來嗎?」「她今年和同學到國外去玩了!」「真的呀,真的長大了!我都老了這樣!真可惜,這樣紅包就要麻煩小姑你代收了!」筱芳是小姑的大女兒,小我2歲,長得很漂亮,主修鋼琴,副修小提琴,是念音樂係的女孩,非常的有氣質,我很喜歡靜靜的看著她,可惜今年沒能看到。
  轟轟鬧鬧,不一會兒,桌上已經杯盤狼藉,姐姐和媽媽收拾著桌上的杯碗瓢盆,而爸爸向往年一樣,又醉了。早已睡的不省人事,小姑她們因為要早起,也早就攻占了我的房間。我抖了抖手腕上的手表,時間已經23:54。
  「哇!不早了欸!快初一摟——」
  「還說呢!都隻會站在那裏看哦!還不過來幫忙收!」姐姐壞笑的斥喝著。
  「不用啦!小霖你先去洗澡吧,不然等等你姐又要洗,要洗到幾點阿?」媽媽趕著我去洗澡,我也聽媽媽的話,給了姐姐一個得意的笑容!姐姐咬了咬嘴唇,作勢要扁我,她就是那樣的俏皮可愛。
  「欸!姐,我要用你的潤發乳哦!」
  「自己去用啦——你最好給我洗香一點哦!不然晚上你睡地板!欸,對了,我洗衣籃裏的衣服別給我弄濕阿!」我上樓,走進姐姐充滿檸檬清香味的房間。摸黑的打開燈。
  「天阿!難怪媽叫小姑睡我的房間。」
  姐姐的房間雜七雜八的東西亂擺,地上又是雜誌、又是鞋子的,床上更是慘不忍睹,一件件不知道有沒有穿過的衣服褲子就疊在上麵,我想她一定是睡覺時隻是整疊撥到地上放著,然後睡醒又整疊搬上去放。
  走進姐姐在房裏的浴室,想起很小的時候,媽都在這間浴室幫我跟姐姐洗澡,那時生活天天快樂,沒有什麽煩惱,真好!我把我要換的整套衣服擱在架子上,打開蓮蓬頭,強勁的水射了出來,洗起來很舒服;我想…姐姐也一定覺得很舒服。
  姐姐浴室裏的橫竿子掛了兩件內衣,一件紅色,一件藍綠色。我曾經拿藍綠的這件去打手槍,現在想起來真是好笑。我注意到姐姐叫我不用弄濕的洗衣籃,裏麵有兩套姐姐換下來的衣服,看起來是還沒洗過。於是我又起了邪念,心想,既然晚上要跟姐姐睡覺,要避免做傻事最好的辦法,就是先自行解決了!
  我用這個藉口,開始在姐的洗衣籃裏左翻右翻,翻出同一套內衣褲,深紫色蕾絲款,簡直是我的最愛!內褲在臀部的部分還做了透光設計,我幻想姐姐穿這這條內褲,並聞著姐姐的胸罩,用內褲裹著我的肉棒,打起手槍來。
  才不到10分鍾,我腦海裏激烈的幻想,促使我射了出來,我小心的不讓精液沾在內褲上、把內衣褲塞回洗衣籃底層,繼續洗澡。
  「叩叩叩!洗好了沒阿?洗這麽久!你是在大便哦!」我嚇了一跳,轉過身去看放在鏡子前的手表,已經是00:31了!想不到時間過得這麽快,我順著姐的話尾,接了下去。
  「哦!快好了啦,剛剛吃太飽!肚子不舒服阿!」「快點啦!如果很臭你就死定了!」姐姐依然俏皮的揶揄我。
  「好了啦!換你啦!」
  「頭發不擦乾,小心感冒!咦?你又有去偷練齁?」姐姐驚喜的指著我小有成就的腹肌,表情看起來相當滿意。
  「沒阿,之前練的,很久沒練了。吹風機在哪?」「那邊的櫃子裏。欸,你等等把床上的衣服撥到地上就好了啦,哈哈!」姐姐用手掌背麵拍了兩下我的腹肌,就走進浴室。我吹著頭發,想著姐姐在浴室裏的模樣,不知道姐姐會不會也拿著我的內褲做壞事。我照吩咐把一整坨衣服挪到地上,在姐姐的床上趴著,玩著手機。
  「你在玩什麽遊戲阿?」
  「沒阿!看一下臉書而已。」
  聽到姐姐走出浴室,我把手機擱在床頭,轉過去看了姐姐一眼。我故做鎮定,但是內心激昂澎湃,姐姐隻裹著一條厚厚浴巾。
  「看什麽看?沒你的份啦!哈哈哈——」
  姐姐得意的笑著,我不屑的轉過頭去;但其實很想再多看一眼。夜深了,時間已經是接近淩晨1點,但外頭還是有人在放鞭炮。
  「好吵喲!弟,這樣怎麽睡阿?」
  姐在梳妝台拍著化妝水,跟我抱怨著。
  「隨便睡阿,反正就今天擠一點而已。」
  「誰要跟你擠阿,你睡地上拉,哈哈!」
  我兩手一攤,做出你奈我何的姿勢。
  「你死定了!」
  姐姐把化妝水蓋上,朝我衝了過來。一會兒私人电影院倆在床上翻雲覆地,玩抓對方癢的遊戲。我又那麽不小心摸到姐姐的胸部了,可是私人电影院打完著,她根本不介意;又或者,她也沒注意到。沒想到我一手勾到姐姐的浴巾,就這樣扯開來。
  「阿——!掉了!」
  姐姐趕緊用手護著被浴巾包著的36F胸部,無辜的看著我。那一刹那我簡直快要克製不住自己了,差點想趁機會撲上去,像一隻準備獵食的老虎。
  「故意的齁!看我怎麽對付你——」
  才幾秒,姐姐又恢複俏皮,一手不斷的要顧著她若隱若現的胸部,一手還不時的對我的腹肌展開騷癢攻擊。我一點也不怕癢,但還是裝做很怕貌,這樣才可以繼續跟姐姐玩。姐姐的手一前一後的擺動著,胸部晃呀晃的,我實在是看的心癢癢。
  「幼稚欸,姐!」
  「怎樣?跟你一樣啦!!」
  姐姐轉過身去,將浴巾再一次裹上,走到衣櫥,彎下腰找衣物。因為姐姐的浴巾不長,所以裹著身體,長度隻到大腿,就像穿了性感的無肩小禮服,短裙隻到大腿般。我微微的低了頭,眼睛朝上方看去,隻見姐姐一直延伸到浴巾裏的大腿,可惜就是看不見姐姐的小褲褲,我覺得她浴巾下根本沒有內衣褲。姐姐拿出一套黑色的內衣褲,就走進浴室裏,門也沒關,我想她可能想換上吧!
  果不其然,姐姐穿了一條小小的內褲和一件大約隻有三分之一罩的胸罩,就從浴室走出來,毫不在意我的眼光,自然大方的整理著梳妝台。她一邊梳著頭發,一邊和我聊起天來。
  「小霖,上一次一起睡覺,是我大一的時候了耶!好久了——」「是呀,我都要開始上班了!」「時間過得真快呀…!」
  「姐,你現在跟那個什麽建豪的,到底還有沒有交往阿?」「怎麽?幹麻突然問這個?」「沒阿,前陣子你不是還因為你們之前的事鬧得不開心。所以你現在單身哦?」「唉!」姐姐關掉梳妝台上的小台燈,往床的方向走來,我也自動的往床的一邊靠,挪出大概也隻剩姐一人的空間。
  「男人阿!每個都那個樣,玩完了就跑。」
  「你沒事吧?」
  「沒事啦,那種人誰理他!我說親愛的弟弟阿,你以後如果也這樣風流,我會扁你哦!」姐姐正躺在我旁邊,剛吹好的頭發很蓬鬆,香氣四溢迷人;臉蛋紅通通的,想必剛剛的酒精也對姐產生了一些作用;高高的胸部因胸罩靠得很緊很近,白皙的乳房更被黑色胸罩彰顯得透紅。姐把眼睛輕輕闔上,深呼吸了一口氣,像是心事重重。
  「弟——睡吧!明天可能會被你小姑吵醒——」姐姐隻留了一盞小夜燈,整個房間安靜又昏暗,姐姐側身轉了一下,麵對著我;她從小就習慣側睡,但我第一次這麽近看著姐姐側睡,36F的胸部,因為她的睡姿而擠壓疊在一塊兒。天阿,我真想一手抓過去,但我忍了下來,我聞著姐姐的香味,興奮的難以入睡。突然,姐的眼皮以緩慢的速度張開。
  「睡不著齁。」
  「你還沒睡哦?」
  「白癡哦!哪有這麽快睡著的,你哦!」
  她捏捏我的鼻子,手指是那樣纖細。我繼續偷看著姐的胸部,而她好像注意到,但她沒說什麽,隻是又一次180度的翻身,依然是側睡,但她已經背對我了。我看不見她的胸部,隻管著努力吸聞她的發香,但此刻我卻深怕我會著了魔,變成一隻猛獸,對姐姐侵犯。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我看了夜燈旁的時鍾,已經超過淩晨一點半了。
  外頭的鞭炮聲早已息靜,房間安靜到讓人睡不著,眼前又是我隻可遠觀的姐姐,我開始心煩意亂,腦袋裏早已不知道在想些什麽,好像抱著姐的畫麵一直浮現出來,我真的好想也側過身去,就這樣側抱著姐睡覺,但我根本不敢。
  我側過身去,麵對著姐的背影,因為床也不是很大張,所以私人电影院之間離得很近。在我猶豫的時候,卻突然該死的勃起了,我不安分的小屌漸漸變成一根大肉棒,位置就該死的在姐姐的臀部下方一點點,翹起來的角度正好可以頂入姐的小穴。
  「天阿,我在想什麽!眼前的可是我姐姐阿!」我心裏掙紮了起來,不知不覺肉棒突然好像頂到什麽。
  「該死的!」
  我心裏驚呼了一聲,我居然不小心用我的龜頭頂到姐姐的翹臀。我趕緊轉過身,跟姐背對背,蓋著同一條棉被,翻身真不容易,差點把姐身上的棉被都給卷了過來。我手緊抓的棉被,閉上眼都是姐姐那迷人的俏皮身影。
  過了大約一分鍾,我發現姐姐都沒有動靜,於是我又翻了一次身,再一次麵對姐姐的背影。我已經快要失去理智,雙手竟然開始不聽使喚,慢慢的挪到姐姐的腰上,然後伸體往前靠,想貼齊姐姐的背部。我小心翼翼的動作,深怕驚擾姐姐的睡眠,時間已經是淩晨1:58,我的精神卻愈來愈好,完全沒有睡意。
  沒想到在我一步一步的移動後,我真的貼在姐的背上了;棉被裏的情形也相同,我的屌直挺挺的夾在我的腹肌和姐的臀部之間。
  「你知道…如果爸知道你現在做的這件事,他可能會殺了你嗎?」我嚇出一身冷汗,趕緊在我跟姐之間分出一道空隙。
  「姐…姐你你還沒睡呀?」
  「廢話…!你這樣弄我,我哪睡得著呀!」
  姐姐翻過身來,麵對著我,看著我的眼睛,我開始尷尬的飄移著我的視線,可是姐姐還是盯著我看。
  「好…好啦!姐,對不起啦!我剛那樣是錯的!」姐沒說什麽,又把眼睛闔上,一手撐著臉頰,另一手就疊在那撐著臉頰的手上麵。我內心又尷尬又感到抱歉,同時也擔心因為我一時的衝動影響了我跟姐之間的感情。
  「你…是不是還沒做過呀?」
  姐閉著眼睛問我這句話。
  「痾…因為交往都還不到那個地步就斷了,我也沒辦法呀…」「齁弟——你很弱耶!這樣不行啦,都22歲了,不怕被朋友笑嗎?」姐張開眼睛,用一副身經百戰的口氣跟我講話。
  「就甘願一點阿,唉——被笑…」
  「唉——」
  姐看我落寞的樣子,也跟著我吐了一口長氣,然後又把眼睛閉上。我也跟著閉上眼睛,剛剛的火熱完全被這聲長歎澆熄。突然,我感覺到我的臉頰被溫熱的東西貼著,我張開眼,是姐的手。她一手依然撐著自己的臉頰,一手卻貼在我的臉頰上。
  「我說弟弟呀——你真的是長大了,我好久沒有這麽仔細看你了。我可愛的帥弟弟怎麽會沒人要呢?真的是好可——憐——喲!」姐又俏皮的摸了我的頭,左右的磨蹭著我的頭頂,在我眼前的是姐壞笑的臉龐和…波動著的36F胸部。
  「我也很想知道阿!」
  我哭訴著,突然姐姐手摸到我的腹肌上,一塊一塊的輕捏著。
  「弟弟,你很強壯…」
  「阿?」
  「如果姐姐隻是讓你體驗一下而已呢…」
  姐姐呢喃著,我並不是聽得很清楚,但姐姐的口氣…好誘人。
  「如果隻是讓你體驗一下,也算是疼我的弟弟吧…」「什麽?姐你剛說什麽?我沒聽清楚。」姐的手還在我的腹肌上遊移。
  「弟——姐…姐姐我,隻是不舍看弟弟這樣…」「痾…姐,我沒關係啦。」「摁,弟弟,你真的好乖。今年除夕夜…,姐和你一起過。」姐姐把手挪到我的臉上,摸著。我不知道姐是否喝醉了,我隻知道,我的下體又開始沸騰;但我仍然要裝腔作勢。
  「姐姐,沒關係啦,你不用這樣!這是我自己的問題。」「弟——答應我,別跟任何人說這事,這是私人电影院之間的秘密,好嗎?」「我…」「乖。」
  姐姐講了這個字後,又翻身過去,背對著我。我心裏不安的看著姐姐的背影,猶豫著剛剛姐姐講的一番話,隻是這樣的誘惑實在是太大了,突然一個冷顫從屌那兒打了上來,衝到我的腦袋瓜,我決定我要把握機會,管她是姐姐還是妹妹,今晚就是我的玩具。
  我抱住姐姐,就像剛剛那樣,姐姐都沒有說話,我更明白姐姐的心意了。硬硬的屌再一次的頂到姐的臀部,我摟著姐柔軟卻緊實的小蠻腰,鼻子靠在她的頭發上,使勁的聞。
  「摁——。」
  姐這聲嬌嗔,讓我像個賽車手把油門踩到底一樣,突然有股爆衝的感覺,我再也無法克製自己文靜。我抓著姐的手臂,將她翻了過來,姐緊閉的眼睛,就好像被強迫的那樣,胸部還晃動著;這使我更加發狂,動作愈來愈大、愈來愈野蠻。
  我開始解下姐的胸罩,像著了火般的迫不及待,姐不發一語,但當我抓狂似的扒下姐的胸罩後,我突然有種恢複理智的感覺,我看著眼前上半身裸空的姐姐,心裏突然一陣罪惡感,眼前…這對巨大的胸部,是我姐姐的呀!姐姐的頭發蓋著乳頭,格外的性感撩人,雖然不忍心對姐姐這樣,但又確實抗拒不了姐姐身體的誘惑。
  姐姐依然用她水汪汪的大眼睛,無辜地看著我,私人电影院彼此都沒有講話,我想私人电影院的內心都知道現在在做什麽,但賀爾蒙早已充斥彌漫整個房間,私人电影院都無法停止一步一步的錯誤。
  私人电影院相覷了幾秒鍾,姐姐先緩緩的開口說話。
  「弟…你…害羞了。」
  我被姐這麽一逗,簡直尷尬得無地自容,隻想躲到棉被裏去,把自己包得緊緊的,深怕再看見姐姐。
  「別害羞…,姐今晚是你的…」
  說完姐姐撥開蓋在乳頭上的頭發,露出淺咖啡色的堅挺乳頭。姐姐似乎也感到些許害羞,私人电影院倆就好像在探索著對方未知的身體。
  「姐姐…你的胸部…,美呆了!」
  「是嗎?弟弟…你真可愛。你是第一次看見吧?摸摸看…」我吞了吞口水,手掌張到最大,一手握過去姐姐無敵的36F;沒錯,我完全無法用一個手掌抓住她。我開始搓揉起姐姐的胸部,那觸感是那麽的綿密,又軟又有彈性,前所未有的感觸,讓我玩得渾然忘我!才注意到,姐姐的乳頭因為我的搓揉,變得更硬更挺了!
  「摁——弟弟,討厭——你好色喲——」
  「姐,我快受不了了,我第一次可以這麽隨便的摸女生的胸部,實在是太幸福了。」「你喜歡就好,記住,姐姐我是可憐你哦!別告訴其他人私人电影院的秘密,知道嗎?」「恩姐姐,我愛你。」這句我愛你講的可真心了,我真的好愛我的姐姐,無論是身材、臉蛋,又或者是個性;姐姐簡直是我理想中的完美女孩。我繼續柔撚姐姐的胸部,而姐姐也數摸著我結實的腹肌,纖細的手指一直往下滑,已經隔著內褲,滑到我的龜頭上了。
  「阿——姐姐,敏感!」
  「你也敏感?我家弟弟不是這麽沒用吧!」
  姐姐不斷的用大女人的口吻挑逗我,我被弄得神魂顛倒,開始將姐姐的內褲脫下來,姐姐隻是靜靜的看著我的動作。
  「好香呀!姐——」
  「你講這句很變態哦!」
  我脫下姐姐的內褲,撲鼻而來的是剛洗完澡的姐姐,身體散發的香味!
  一股令人放鬆的玫瑰清香,正是姐姐用的沐浴用品。
  我循著這迷人的味道,手抓著姐的內褲,愈脫愈下去;但鼻子卻是沿著小腿往上聞,一直聞到姐的小小黑三角。
  我的鼻子已經貼在姐的陰毛上了,下巴剛好頂在姐的小縫隙上。
  姐姐的內褲裏的毛發很猖狂,但是大陰唇附近修得很整齊,毛發不但濃密,又深黑;姐姐果然是身經百戰的女孩,一定是性慾高漲!
  「弟…你敢用嘴巴嗎?很多男生都隻要我幫他們,都不願意幫我…」「姐,你說用舌頭嗎?如果是舌頭我很想試試看。」「摁——弟,姐姐麻煩你了…」明明是姐姐要讓我體會,卻變成私人电影院互相幫忙,不過我很喜歡這種感覺。我把鼻尖挪到那道有點濕潤的小縫隙上,除了玫瑰清香,我還隱約聞到一股酸酸的腥味。我伸出我尖尖的舌頭,先撥開姐姐的陰唇,稚嫩的小豆球就在我眼前,我用Q硬的舌尖,刺了姐的小豆球一下。
  「摁——弟,等…等等!」
  「姐,怎麽了?」
  「好癢…」
  姐姐根本就超級敏感,我順著姐的意思,慢慢的把舌頭從小縫隙的底端滑上去,舌尖在滑滑的陰道壁上遊動,舔至小豆球的地方。我嚐到一種淡淡的尿素味道,雖然有點畏懼,但我還是像隻乖乖的小貓,替姐姐服務。
  「摁——」
  姐抖動的她的身體和胸部,雙手一直要推開我的頭,樣子真的好可愛。我舔的舌頭很酸,卻有種上癮的感覺,不斷地要把舌頭往姐的深處伸去,可是卻不夠長,所以配合著吸允姐的陰唇,吸的啪啪作響。
  「摁——。弟——好了啦,別弄了…」
  姐好像覺得夠了,她推開我的頭,舌尖離開姐的小縫隙時,還拖著一條長長的體液。
  「弟,你好棒哦!姐很開心,味道是怎樣呀?」「恩…不是很好,哈哈!」「討厭——你這樣講我很不好意思欸!」
  私人电影院像一對害羞的小情侶初嚐禁果般,打鬧著,卻早已忘了私人电影院的姐弟關係。
  「弟——姐姐想要看看…那個。」
  她一手指著我撐高內褲的肉棒,一手咬在嘴唇旁。我把背靠在床桅,雙腳打開成大字型,姐靠了過來,跪趴在我的眼前,垂垂欲墜的胸部拉長著,她很熟練的脫下我的四角褲,我的大肉棒就這樣大辣辣的呈現在姐的眼前。我心裏突然一陣害羞,但姐到是看得津津有味,並用食指戳著它。
  「好硬喲,嗬…」
  「姐,真的沒關係嗎?我是說,這樣做真的好嗎?」「沒關係,我不會讓我的弟弟被嘲笑的…但不可以說是姐姐幫你的喲!」姐姐握著我的大肉棒,套弄了起來,也把櫻桃小嘴靠了過來,伸出粉紅的小舌頭,從我的蛋接觸,吸了一下,再順著高聳的大肉棒舔上去,直到舌尖在我的龜頭繚繞,最後是把我的大屌整跟含入濕嫩的口腔裏。
  姐的口腔內又濕又滑,她熟練的幫我口交著,感覺就是為很多男人服侍過,我感到一陣不舍,我的好姐姐在外頭是過得那樣拈花惹草。
  「摁——好大。弟弟真的長大了,我都快含不住了。」「姐,好舒服…」「這樣就舒服,你真的是需要一個人幫你開導一下耶…」姐姐開始加速,我的龜頭在姐的口腔內,彷佛快要刺穿她的喉嚨,姐一手握著肉幫,頭一前一後的晃動,豪乳也跟著律動。
  「阿…姐,我有點想…」
  「不行,弟,忍住!」
  姐姐停下她的動作,用雙手握緊我的肉棒,像是要勒死我的龜頭一樣,我努力的忍住不射!
  「阿…!」
  「加油呀!」
  幾秒過後,我的龜頭隻溢出一兩滴透明的黏液,我忍了下來,我明白姐為何要我忍住,剛剛那股酥麻到腦幹的感覺,真的是我打手槍從來沒有體會過的!
  「怎麽樣?感覺不錯吧!」
  「差點噴出來阿!」
  「真沒用,嗬嗬——」
  姐姐俏皮的模樣又再一次擄獲我的心,她把胸部靠上來,夾住我剛緩和下來的屌,開始打起奶炮。
  「姐,好軟。」
  「一樣不可以射出來哦,射了扁你!」
  姐用雙手捧緊胸部,看得出36F連姐姐自己都很難完全掌控,我的肉棒被這樣巨大的軟球包覆著,既溫暖又舒服;姐雙手擺動著,兩顆肉球在我的肉棒上滾動摩擦著;而我的手也沒有空下來,一手摸著姐的頭、耳朵、乳頭,一手則是摸著姐的小縫隙,看得出姐已經很濕了。
  「姐,快了…」
  「真沒用耶!忍住——」
  「阿——!」
  我又一次忍了下來,但這次真的噴出了一柱精液,我無法完全忍住。姐彈著我的額頭,果然扁起我來。我那柱精液噴在姐的下胸部上,她沒有擦拭掉,隻是任憑它往腹部流。
  「弟——期待嗎?」
  「我…有點擔心。」
  「傻瓜,都說過幾次了,今晚…姐是你的。」
  姐姐躺了下來,身體躺平後,胸部散了開來,攤在姐的身上,像極了兩顆在平底鍋上的荷包蛋,看起來是那樣的鮮嫩;姐一手咬在嘴唇上,一手隻是鬆著擺在床上,她的雙腳都弓著,但膝蓋底膝蓋,看起來很有淑女性感風。
  「真的齁?不可以後悔哦!」
  「拖拖拉拉。再講就不給你了哦!」
  「好啦,我要!」
  「小色鬼。」
  我雙手各抓著姐的小腿,將她打開,叫暗色的三角形在我麵前顯露了出來,兩片微微外翻的玉唇,就像含苞待放的花朵一樣。姐臉紅通通的,視線似乎不敢直視我。
  「姐,你害羞了。」
  「別吵啦!討厭——快啦!」
  「被我說中了齁!哈哈!」
  「再吵扁你哦!」
  我將身子往前挪了一下,姐的雙腳剛好從我的腋下穿過,靠在我緊實的腰上,她的腳真的好白好戲好美麗。我先用手指摸摸姐姐溫熱的陰部,並玩弄著她的恥毛。
  「吼——小色鬼,很會玩嘛!該不會我的弟弟隻是想誘奸我吧!感覺你很有經驗餒——」「哇——連誘奸都出來了,姐,你真的是很A餒!」我調侃的姐姐,同時一手扶起巨大的衝撞車,準備來個破門而入。
  「姐,從哪邊進去呀?」
  「嘖!是真的不會還是假的不會!最上麵是我尿尿的地方,傻蛋!」「那下麵呢?」「下麵就是你要的啦,喂!別插到我屁屁哦,我不喜歡。」「不會拉,放心!」我對準了姐的陰道口,龜頭才剛碰上,就好像被吸進去一樣,沒入了一點點;我很興奮,我終於要第一次我的做愛了,但…想不到是跟我從小最要好的姐姐。
  「阿——弟,你的…怎麽塞得我這麽滿呀!」
  「是嗎?」
  「摁呀——你是…我這麽多次裏,最大的…」
  「不會吧?」
  「真的,我的好弟弟——」
  我緩緩的滑入,享受著第一次的做愛,姐姐的陰道不像我想像的這麽緊,一定是因為做過無數次,但還是比我雙手握著肉棒打手槍時,還要舒服100倍!見我的動作愈來愈穩熟,姐姐也開始放開輕叫起來,可是又不能叫得太大聲,萬一被聽見,那可真是比天打雷劈還嚴重呢!
  我像是推著一台輪車一樣,一前一後的扭著腰,擺動著屁股,那根大肉棒就這樣一下出現,一下不見,在姐的下體忽隱忽現;姐姐的胸部晃呀晃,我趕緊用手阻止她的晃動!雙手捏緊姐的36F人間胸器,那厚實、紮實的手感,充盈在我的手掌間;我趴在姐身上,忘我的推著炮,姐姐也享受著我的節奏。
  「弟——棒嗎?」
  「嗯,好棒阿!我好喜歡。謝謝姐姐!」
  「阿呆——謝什麽,換個姿勢啦!」
  姐像拍A片的導演般,指導著我,要我躺平,高聳至雲端的大屌害羞的在姐的麵前跳動著;接著姐跪坐了下來,剛剛那大屌就這樣消失在我眼前,整根隨著濕漉漉的淫水,再一次滑入姐的小淫穴裏。
  「這次我來動。」
  姐動了起來,就像小時候私人电影院一起騎木馬一樣,隻是這次姐騎的是…我。她的波濤洶湧讓我看得出神,她一邊按著我的腹肌,一邊上上下下的騎著,我也幫姐捏揉著她敏感的乳頭,姐也不時的舔咬我的乳頭,每當姐輕輕的用牙齒咬到我的乳頭,我的全身就會酥麻一次,那節奏…真的好讓人飄飄欲仙,簡直像是早已射經無數次了。
  「再來!」
  姐起身,轉了過去,膝蓋和兩個手掌都壓在床上,像一隻發情的小母狗,圓潤白晰的翹臀抬得高高;我馬上跟了上去,二話不說的頂了進去,好像頂到子宮了。
  「欸!痛啦!別這麽深,不舒服!」
  「好——抱歉抱歉,嘻!」
  我繼續跟姐姐交疊著,一點也不覺得累,愈幹愈興奮!而姐也紅著臉、皺著眉、咬著唇、晃著胸、搖著臀,簡直是一部為我設計的性愛機器!
  「弟,你好壯…」
  「姐,我有一點點…想要射了…」
  「喂喂!不可以射在裏麵,知道嗎?再怎麽樣我還是你的姐姐!小惡魔!」「那要射在?阿——」「射胸上就好了,你這個小色鬼。」
  我再一次把姐放平,我跪著,大腿剛好撐住姐的巧臀,手抓著姐的手臂,讓姐的背離開床,姐從側麵看過去,就像一個曲率極小的大U字型。姐就好像坐著仰臥起坐一樣,每當姐起來,我的屌就抽離姐的小穴;而姐一放下,我的屌又直通通的桶了進去!
  「弟——這…真的好舒服呀!可是很累人呢!」「看片學的阿!姐,私人电影院一起泄吧!」「摁——阿——」
  「姐,胸部克製一點,不要再晃了!」
  「這哪是我能控製的呀!小壞蛋!」
  「來了——姐!要來了!!」
  「摁,記得提早拔出來,如果你射進去,我就揍死你!」「姐——」「阿——阿——」
  我的速度很快,一秒大約進出了兩三次!這個姿勢維持不到三分鍾,就覺得筋疲力盡!私人电影院狂妄的亂倫著,卻早已忘記世界上的任何親屬關係;我隻知道,我眼前的人,是個女人;而姐姐好像也隻知道,她眼前的人,是個男人。
  「阿——姐!」
  「阿——快拔!」
  我使出比剛剛兩次更強烈的忍功,一手握緊大屌,趕緊拔了出來;拔出來時,我瞬間注意到,姐的淫穴湧出一小道噴泉,難怪我的屌在小穴裏這麽油滑、這麽舒服!原來姐的身體裏早就失去防備,淫水就像關不緊的水龍頭般,不斷地浸淫我的肉棒!我向前挪了一個身子,才不過一秒鍾的時間,我的精液像是強一的消防水柱,噴射了出來!濃濃的精液大量的射在姐姐雪白乳房,蓋住她左邊的乳頭,無法控製的射精,有些射到姐的臉上,甚至連額頭都遭殃;我隻知道最後一道精液滴流在姐的肚臍上。
  「阿——」
  「摁——」
  「姐,抱歉,弄到你的臉上!」
  「摁——你死定了啦!我要扁你!」
  姐姐淘氣的捶敲著我的腹肌,一邊還不忘要用手指擦掉眼睛附近的那道濃精。
  「弟——這樣你懂了嗎?做愛是怎麽一回事…」「姐,謝謝,我完全了解性愛的美好。」「傻弟弟,乖——私人电影院去洗乾淨吧——」
  我跟幾姐擠在不大的浴室裏,玩著那跟強勁的蓮蓬頭,我替她刷著背,她也替我按摩肩膀,洗澡時我的肉棒依然硬的囂張,姐用滿是泡泡的雙手,玩弄著它,還不斷地滑掉,彈了起來。
  「姐…」
  「摁?」
  「你真的好正…」
  我突然又抱著姐姐,開始吻起她,這次我勇敢的主動了起來,我一直用我的舌頭侵犯著姐姐溫熱的口腔,私人电影院的舌頭纏綿在一起,私人电影院倆都站著,而我的屌正好水平的夾在姐的大腿中間,一根大肉棒就這樣擠在姐的小縫隙上。我又開始前後動了起來,我的龜頭沿著姐的玉唇往前滑,又往後滑,姐淫叫起來,浴室的回音讓姐的聲音聽起來更甜美,我把姐推到牆角,一手抓著姐的大腿,她也勾搭著我的肩,我又幹起姐姐了。我用強勁的蓮蓬頭,一邊衝著姐的小豆球,一邊用粗大的屌進出她的小穴。
  「阿——弟弟——第二次了——好猛喲!」
  「姐,可以讓我射裏麵嗎?」
  「不行!」
  「拜托——」
  「不行就是不行——你這麽任性我就不玩了喲!」姐很堅持,但我覺得根本已經沒差了,我插了姐姐,私人电影院早就已經亂倫了!但我還是尊重姐姐,我漸漸的把蓮蓬頭的水轉熱,溫熱的水柱挑逗著姐的小豆球,我乘著強勁的水柱,順勢使勁的幹著姐姐!
  「阿——」
  姐姐居然尖叫了起來,我一股作氣,乘著這聲長尖叫,把精液送了出來,噴在姐姐的陰毛上。
  「啪啪啪!」
  浴室外,薄薄的房門啪啪響了起來,是有人在敲門!
  「小樺,你怎麽了?你還好嗎?沒事吧?小樺!」原來是小姑,我看了手表,居然已經快要早上五點了!她們果然早起要出門玩,因為我的房間就在姐的房間隔壁,小姑一定是要下樓時,經過姐的房門,聽到姐的尖叫聲,以為姐姐發生什麽事了。
  「沒事,小姑,我被蟑螂嚇醒而已!」
  姐拖著濕答答的身體,探出浴室外,對房門外的小姑說。陰毛上有一點稀稀的精液,還滴到浴室外頭。
  「沒事就好,我和姑丈先出門啦,謝謝你們!在幫我跟你爸媽講一聲。」「摁——好的!小姑拜——」我擰了條抹布,把浴室外,從姐濕搭搭的身體滴下來的水,和那幾滴稀稀的精液一同擦掉。
  「姐,想不到私人电影院做這麽久。」
  「還說呢!你居然一夜弄了我兩次,我家弟弟怎麽這麽勇猛阿——天——。」「嗬嗬…」姐姐用蓮蓬頭衝洗著陰毛上,我的精液。私人电影院出了浴室,兩人都隻用浴巾裹著,乾拭後的身體,是那樣的舒爽,姐姐皮膚嫩的透紅,兩峰高高的胸部,還掛在我的眼前;臉頰更是紅通的可愛。我的屌終於也因為身體的疲憊,漸漸安份下來。
  「弟——記得…」
  「這是秘密。」
  「摁——知道就好!」
  早上5點半,姐姐麵帶微笑的跟我抱在一起,裸著身體睡覺。
  之後,我跟姐姐還是維持那樣的好感情。這個秘密已經一年了,我不能告訴任何人,但一直放在心裏,真的很不好受,夜深人靜時,也常常想起那個除夕夜的種種,令人深感罪惡。但我卻不後悔,那年;那個夜晚,我上的我的親姐姐,Doris。
  眼看今夜又是除夕了,那深切的感覺更是浮現心頭,可惜…姐姐今年像去年的筱芳一樣,和公司的同事去香港玩了。我走進姐姐的房間,看見她擺在櫃上的日記,於是我翻了起來。
  「你真的好壞,居然讓自己的弟弟給上了,罪大惡極,願主原諒我。p.s.:我家弟弟真的好勇猛,一個夜晚射了三次。2014/01/22?Andylin。」我看著姐姐的自白,心裏不禁一陣竊笑,卻也有點不好意思。但想不到,姐姐連我在浴室偷偷打手槍都知道。姐姐真的是很疼我。現在的我已經不會想再做那種傻事了,但我很珍惜,至少,我曾在一個美好的除夕夜,上了我的姐姐。
若本站收錄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權益,請聯係私人电影院刪除侵權內容!
圖片小說月排行榜
圖片小說推薦排行榜

相關網站

葉子影院 神馬影院 無敵影院 月光影院 青檸影院 光棍影院 青蘋果影院 咪咕影院 午夜影院 大地影院 奇優影院 豬泡泡影院 四虎影院 菠蘿菠蘿蜜影院 天龍影院 千夢影院 艾瑪影院 久久影院 秋霞影院 成人影院 飄花影院 新視覺影院 戰地影院 二七一十四影院 酷客影院 策馳影院 飄零影院 騎士影院 色色影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