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月大陸 第二十四集  第一章 霸者之風

家家閉門,戶戶關窗。

  法斯特曆五三八年十一月十六日的夜晚,在帝都艾司尼亞城中,除了包圍著無憂宮的城衛營士兵外,所有的市民全部都提心吊膽的躲在自己家裏,有些人甚至連大氣也不敢喘。

  又一次的戰亂降臨到艾司尼亞!

  從夜幕降臨的那一刻開始,經曆了數次戰亂之苦的艾司尼亞市民對於軍兵的調動已經變得十分敏感了,當大批全副武裝的城衛營將士在艾司尼亞的街道上匆匆奔過之際,艾司尼亞的市民心中馬上就升起了這樣一個念頭。

  可以說,這些法斯特帝國首都的民眾在這短短的半年時間裏麵,所經曆戰亂的次數比他們的祖祖輩輩所有經曆的總和還要多,這足以讓無數的法斯特公民在心中不禁生出一個可怕的想法∶擁有無數光輝和榮耀的龐大法斯特帝國是不是已經走到了它的盡頭。

  法斯特帝國的中心,法斯特人的驕傲所在,曾經被無數大陸詩人稱頌和讚美的無憂宮,僅僅是安靜了數月的時間,再一次陷入了城衛軍的包圍之中。

  “裏麵的人聽著,我現在給你們十二聲數的時間,統統放下武器,出來投降,不然的話,格殺勿論!”

  手持一柄巨大的戰斧,布利亞古的龐大身軀坐在同樣巨大的紅色戰馬上,有著一種令人難以想像的壓迫力。

  隨著布利亞古那有如巨雷一般的喊聲落下,他身後的將士開始齊聲發出了叫喊。

  “一!”

  “二!”

  ……“五!”

  起先還是數百人的喊叫,但到了三聲數的時候,已經變成了上萬人的叫喊,那種聲勢真的是驚天動地,連整個艾司尼亞的城壁似乎都要發生搖晃,更不用說無憂宮的高樓深牆。如此驚天動地的氣勢之下,甚至讓人不禁懷疑,可能再有幾聲喊下來,整個無憂宮就要轟然倒塌了。

  守衛無憂宮中的侍衛無不麵麵相覷,上一次被攻破的景象就像是在昨天發生,有些人甚至心神搖動,目光遊移。

  侯青見狀頓時在心中暗暗叫苦,布利亞古這一手心理戰術委實出人意料,一方麵提高了城衛營將士的士氣和凝聚力,另外一方麵又極大的打擊了無憂宮侍衛的鬥誌。如果說,布利亞古一開始就采取強攻的話,可能使得無憂宮中的侍衛產生同仇敵愾的心理,全力以赴守衛無憂宮,這樣還可能有得一拚。而現在這樣的攻心戰法一出,原本就不太同心協力的侍衛隊很可能會分崩離析,不戰自潰了。

  “有趣的對手,真是看不出來,居然會弄這一手的。”

  正在憂心忡忡,想向葉天龍建議的侯青突然聽到站在自己身邊的男人喃喃的說了一句,接著看到他大步流星的往無憂宮門走過去,不由得瞪大了自己的眼睛。

  接下來所發生的事情,是足以讓侯青永生難忘的。

  ###“把大門打開!”

  聽到葉天龍沉穩有力的命令,把守無憂宮大門的侍衛全部心神一震,用不敢相信的目光望著葉天龍。

  “八!”

  氣勢如虹,每一個城衛營的將士都感覺到自己身上的熱血在沸騰,心中的戰意在熊熊燃燒,就算前麵是刀山火海,有千軍萬馬,他們也不會有絲毫的猶豫。

  驀然,一聲穿金裂石的長嘯從無憂宮的大門處響起,有如一把鋒利的長劍,一下子楔進了喊聲的縫隙之中,將城衛營將士的震天喊聲生生的斬斷。

  隨著無憂宮大門緩緩的打開,第九聲的數停在了城衛營將士的喉嚨處,眾人的目光都投到了那一個正昂首闊步走出無憂宮的男人身上。

  無憂宮大門兩邊的燈光照在這個男人的身上、臉上,所有的城衛營將士無不發出了輕輕的騷動聲,這個人的身上沒有帶武器!

  認識他的人低呼了出來,讓不認識他的人也知道了眼前的男人就是他們今次出動的唯一目標,法斯特天龍軍團的軍團長葉天龍。

  葉天龍的目光如刀,緩緩的從眼前的士兵臉上掃過,那種無形的氣勢和威嚴讓城衛營士兵為之畏縮不前,有些人士兵甚至本能的暗暗往後一縮身子。艾司尼亞的無敵劍手,法斯特帝國戰無不勝的將軍,以十萬之眾擊敗雲陽五十萬大軍的驚世戰績,在短短的兩年時間裏麵,這個男人所經曆的無數事跡,無不在法斯特民眾的心目中,樹立起了一個強大的英雄形象。

  看到如山般屹立的葉天龍,布利亞古的臉上突然現出了一種非常古怪的神色,掙紮著想張口下令,葉天龍已經搶在他之前驀然大喝了一聲。

  “你們想幹什麽?難道要造反嗎?”

  其聲如雷,震得眾人的耳鼓嗡嗡作響。不少原來是隸屬於東督府的士兵甚至改變了臉色,悄悄的往後退縮了半步。

  “都給我回去!”

  看到自己的威勢果然震懾住了眼前的城衛營將士,葉天龍知道機不可失,立刻再度大聲下令道。

  城衛營將士的陣容出現了輕微的波動,而此刻最為奇怪的是,自然就是立馬站在最前麵的布利亞古,巨大的身軀在戰馬上出現了輕微的顫抖,似乎是在和什麽東西在抗拒著,雙眼怒瞪,一副想說卻說不出來的焦急模樣。

  “胡說八道!大家別聽他的,私人电影院上,殺了他啊!”

  站在布利亞古身邊的一個千騎長突然間像發狂般的揮起了手中的長劍,向葉天龍猛撲過來,同時他的口中也在大喊大叫著。隨著這個千騎長領頭的衝出來,他身邊的幾個同伴有如受到催眠一般,也開始向前移動腳步。這樣一來,站在後麵的那些城衛營將士也本能的開始行動起來。

  在城衛軍士兵參差不齊的呐喊聲中,整個城衛營的陣勢也開始慢慢向前移動,眼看整個局勢就要發生改變了。

  “以下犯上者,死!”

  喝叱聲如雷貫耳,但身子卻傲然站在原地紋絲不動,葉天龍隻是在嘴角揚起了一絲輕蔑的笑容,眼中的寒光電射,冷冷的看著那個當頭衝出來的千騎長和他的那些同伴。

  剛剛越過布利亞古的身子,距離無憂宮的大門還有八九尺之遠,那個千騎長和他的同伴們就覺得自己的眼前一花,葉天龍整個人好像是突然間幻化出來一般,帶著不祥的劍影黑芒已經到了他們的身前。

  天魔聖劍的黑色劍身伴隨著熾烈的火焰,在城衛營將士的眼前閃動,旋舞,幻出了一道燦爛卻是充滿死亡氣息的曲線。

  當頭衝出的那個千騎長根本來不及做出什麽反應,令人心悸的黑色劍芒已經到了他的身前。劍折甲裂,在無堅不摧的天魔聖劍和浩然無匹的暗黑真力前麵,百煉而成的甲 和紙做的沒有多少區別。

  赤紅的鮮血在空中飛濺,殘肢斷首向四下飛散,拋灑。而這一切,僅僅是在一息之間所發生的。

  短促的慘叫聲中,千騎長和他身邊那些同伴好像是在比賽誰倒的最快。一眨眼的功夫,就倒了滿地殘缺不全的屍首,腥紅的鮮血灑滿了方圓八尺的地麵。

  占據著城衛營將士視線的黑色劍芒和赤紅烈焰還沒有完全消散,葉天龍的身影已經退回到無憂宮的大門口。

  手持著烈焰飛騰的天魔聖劍,冷冷注視著城衛營將士的葉天龍渾身上下散發出了令人不寒而栗的殺氣,一瞬間,似乎連他四周的空間中都彌漫著一種可怕無比的死亡之氣,那種感覺,好像是一挨進這個範圍內,就隻有血濺五步。

  剛剛前進了兩步的城衛營士兵不由得停下了自己的腳步,帶頭的那幾個長官的屍首和滿地的鮮血,無不讓他們意識到眼前這個男人驚人的實力和可怕的威勢。

  單槍匹馬站在城衛營將士的陣前,雷霆萬鈞的一招擊斃了十來個城衛營軍官,這種舉手投足之間自然散發出來的絕世霸氣,無疑給了在場所有城衛營將士極大的震撼。想到那幾個素來身手不俗的千騎長剛一出頭便被葉天龍輕易擊斃,在沉重的心理壓力之下,其他城衛營的士兵更是缺乏了向葉天龍出手的勇氣。

  這個時候,所有城衛營的將士都需要一個出麵帶頭的人,一個有實力能夠帶領他們向葉天龍出手的長官。要知道,這些城衛營中的很多士兵,原本就是葉天龍所統領的東督府下屬,而其他的士兵除了極少數是新招募的外,也都是原來艾司尼亞城衛軍的人,對於他們來說,葉天龍可以算是他們的頂頭上司,讓他們來真正麵對麵和葉天龍交手,他們根本就無法提起與他動手的勇氣。

  何況,眼下的情況也非常複雜,作為軍政方麵的高級官員,在還沒有被正式下令解除職務之前,葉天龍的身份還是法斯特帝國的軍團長,青州等地的總領,不管從哪一個角度來說,城衛營的士兵和葉天龍之間的差距實在太大了。

  而且更為重要的是,雖然有些城衛營將士是決心為尤那亞效力的,可身為城衛營都指揮、尤那亞的親信之將,布利亞古就在他們的前麵,既然連他沒有出聲,其他的人也自認沒有那個份量站出來領導眾人向葉天龍的權威挑戰了。

  所以說,現在的局勢變得非常微妙,原先就對尤那亞不滿的那些城衛營將士和效忠尤那亞的士兵一起在等待著一個領頭人的出現,隻是他們雙方所期待的物件有所不同。

  葉天龍深深知道現在的情況,在這種沉默對峙的後麵將是什麽,他能否依靠自己的威勢和魄力重新收服艾司尼亞的城衛軍,關鍵就在此一舉了。

  “都回到自己的駐地去!”

  用真力所發出的聲音雖然不是很響,但卻十分清楚的傳到了每一個城衛營將士的耳朵裏麵。說罷,葉天龍慢慢揚起了手中天魔聖劍,霎時間,熾烈的暗黑魔氣有如狂濤一般向前方湧過去,觸者無不臉色大變。

  無憂宮前那寬闊無比的大廣場陷入了一種可怕的沉默之中,除了火把燃燒著偶爾爆出的脆響外,甚至連稍微粗一點的呼吸聲都沒有。

  “難道沒有聽到我的命令嗎?”

  一雙虎目變得黑沈懾人,葉天龍向前邁出了一步,氣吞山河,這一刻,就連葉天龍他自己也不禁產生出一種傲視天下眾生的奇怪感覺,似乎在他眼前的上萬名城衛營將士隻不過是一群螻蟻之輩,自己舉手投足之間便可打發。

  說來也奇怪,隨著葉天龍這一步的邁出,整個城衛營的陣勢都不由自主的往後退了一步。以一人之威,居然可以讓上萬法斯特帝國最精銳的城衛軍退縮,如此一個前所未有的場麵,委實讓人難以置信。

  再上前一步,又一步。整個廣場上一片死寂,隻有葉天龍沉穩的腳步聲,有如暗合天地至理一般,令人心神俱顫。

  城衛營將士的陣容已經退後了好幾步,越發顯得布利亞古的一人一騎孤零零的站在前麵,令人感到不可思議的是,為何這個一力帶頭圍攻無憂宮的男人,會一言不發,眼睜睜的看著葉天龍一步步的控製住整個局勢?

  ###“你看到了什麽?”

  在距離無憂宮有一個街區之遙的一座高樓上,月色透過敞開的排窗,照射在說話的男子身上。這是一個相貌極其斯文的年輕男子,一頭微微曲卷的金色長發,除了有少數幾縷散亂的垂掛下來之外,全部都紮束在腦後,秀氣的方臉上掛著一副金邊眼鏡,渾身上下傳遞著一種難以形容的優雅。

  “好強大的氣勢,真沒有想到這個男人會有這樣可怕的實力。”

  回答問題的是站在窗邊的一個黑衣男子,他的手中捧著一根長約一尺有餘、半徑三寸半左右的黝黑鐵管,放在右眼上,左眼緊閉,鐵管前端所指的方向正是無憂宮。

  從這個男子身上打扮來看,應該是那個金發男子的侍從保鏢一類,因為他那黑色的勁裝上繡有主人的家徽,腰間所佩的雙手長劍上更是烙上了同樣的家徽。可是從他的話語中,又聽不到侍從保鏢所應有的對主人的敬語。

  這兩個男子,是從城衛營出動包圍無憂宮的那一刻起,就一直站在這個地方。按照一般的道理來說,從這座高樓到無憂宮前廣場之間的距離實在過於遙遠,即便是他們的目力再出色,也不可能看清楚那邊的情況。可這兩個人卻一直看得津津有味,因為他們依靠的就是那個黑衣男子現在拿在手中的那個物件。

  “是啊,沒有想到這次來艾司尼亞,會遇到這樣有趣的事情,又見到了這樣一個男人,也算是不虛此行了。”

  金發男子伸手扶了扶臉上的金邊眼鏡,有些感慨的望著身邊的黑衣男子。

  “伍德格雷尼,你跟我有多少日子了?”

  這個名叫伍德格雷尼的黑衣男子微微一楞,旋即回答道∶“十八年五個月零八天了。”

  “你還記得真清楚。”金發男子聽到伍德格雷尼的回答,不禁微微搖頭,“如果你真的不願意做我的奴隸劍士,為什麽要答應我當初的請求呢?”

  奴隸劍士,這是英西帝國的一種風俗。每一個英西帝國王公貴族的身邊,都會有這樣一個武技高超的奴隸劍士,作為他的貼身護衛,而且這個奴隸劍士一般都是自小就和他的主人生活在一起的,接受著和主人一樣的教育,可以說,這個奴隸劍士是主人身邊最親密的人。

  “這是命運所注定的,誰也無法改變它。”伍德格雷尼緊閉的左眼猛的睜開,一道銳利的電芒倏然閃過,有如利劍劈開了夜空。“而且,我也是心甘情願追隨在您的身邊。”

  似乎不願再多談論這個問題,伍德格雷尼一說完馬上將兩個人之間的話題重新拉回到目前的情況上來。

  “為什麽那個布利亞古會任由葉天龍逐步掌握局勢,而不采取任何的措施呢?”

  金發男子的身形重新轉過來,麵對著窗外,若有所思的說道∶“這個問題也是我想知道的。既然是布利亞古帶領軍隊圍攻無憂宮的,他就應該帶頭出手。可現在你看他居然好像一下子變成了一個局外人一般,難道說是葉天龍給他的心理壓力真的有如此之大嗎?”

  “這不可能的,布利亞古不會是這種人。以他這樣一個武技高超的戰將,其心誌絕對是強悍無比的,怎麽可能會被葉天龍這樣壓製住心神呢?”

  伍德格雷尼用十分肯定的語氣回答自己的主人,同時將手中的那個鐵管遞給金發男子。

  “這個千裏鏡真是奇妙,隔了這麽遠的距離,竟然還是毫發可見。你看布利亞古臉上那種的表情,我覺得其中一定有古怪。”

  輕輕笑了一下,金發男子沒有說話,而是伸手從伍德格雷尼手中接過千裏鏡,舉到自己的右眼上,同時閉上左眼,開始仔細觀看起來。
若本站收錄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權益,請聯係私人电影院刪除侵權內容!
圖片小說月排行榜
圖片小說推薦排行榜

相關網站

葉子影院 神馬影院 無敵影院 月光影院 青檸影院 光棍影院 青蘋果影院 咪咕影院 午夜影院 大地影院 奇優影院 豬泡泡影院 四虎影院 菠蘿菠蘿蜜影院 天龍影院 千夢影院 艾瑪影院 久久影院 秋霞影院 成人影院 飄花影院 新視覺影院 戰地影院 二七一十四影院 酷客影院 策馳影院 飄零影院 騎士影院 色色影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