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印天使(第二部)(64)

64
  在多數時候,明都不希望自己的形象是「想像力過於豐富」。可能純粹是絲 很喜歡那種廢墟,而那個畫麵又是取自某些圖畫或老照片;夢境會隨機組合腦中 的素材,不會每次都反映出什麽特別深刻的經曆或內心想法;想到這裏,明也覺 得,自己就算有機會再夢中保持清醒,也無須像真正的解夢專家那樣去認真探究。 
  缺少裝飾的木造搖籃,高度不到明的膝蓋。如此低矮,差點讓她以為這玩意 兒是喂貓狗的飼料盤;畢竟是在夢裏,再不合理的東西都有可能出現。直到她發 現木板間的空隙非常大,又在裏頭看到一張看來極為柔軟的毯子。
  從這些細節和整體大小看來,裏頭很適合讓嬰兒仰躺。下麵的圓弧結構,看 來也是為了左右搖晃而設計;鋪蓋在最底下的,是一堆樹葉,作用等同於棉花或 羽毛。居然用這種方式兼顧厚實與柔軟度,可見它的設計邏輯非常古老。
  眼前的搖籃看來不至於過分原始,但仍很像是從哪間博物館搬出來的。明沒 在上頭發現任何螺絲釘,也見到任何用於補強接何處的金屬片。邊角稍微磨損, 油漆也卻少光澤;從這幾點可以看得出,它不是全新的。但一點蟲蛀的痕跡都沒 有,仍算得上是保存完好;整體結構看來非常堅固,不至於隨便搖晃幾下就散掉; 既簡單又成熟的設計,讓明一看就被深深吸引住。她好想帶回去,而這終究是不 可能的;就算仔細觀看,變成長期記憶,沒有精密構圖能力的她,最多隻能口述。 
  如炭一般的黑色木頭,看來非常細緻柔軟的乳白色毯子,以及那堆像是剛摘 下來的鮮綠樹葉,在陽光下,分別帶著一點灰、黃和銀;這畫麵非常好看,可明 不用靠得更近一些,依舊能感受到夢境中的些微朦朧感。畢竟是夢中的物件,細 節實在不好認真探究。
  若問蜜這是怎麽做出來的,明想,可能也有點強人所難;沒聽說過有哪位觸 手生物特別懂木工,而以前曾替油燈做出提把的蜜,在日後也不見得還有發展這 項技藝。
  眼前的搖籃非常迷人,明認為,就算隻拿來做為純粹的裝飾也無任何不妥; 擺放在窗邊,由窗外的景色來襯托;無論白天或晚上,晴天還是雨天,它都能為 室內帶來一種特別的風味。有些人真的願意花上不少錢,在高級精品店裏買下這 類東西。
  底下的葉子看起來也不髒,從中揮發出的物質,好像還有助於小孩健康成長; 明承認,就算對這個搖籃再有好感,不重視科學根據還是很離譜。事實上,她當 初想為露準備的,是更為高大的搖籃。
  白色的木製品,明想,還可以摺疊;高度當然超過成年人的膝蓋,造型古典 且極為堅固,無論是放在哪個房間裏都足以做為視覺焦點;家裏曾有過像這樣的 東西,她和姊姊都有使用過。
  有好些年,這個不便宜的現代產品還擺在倉庫深處,大部分的功能都還是和 剛買來時一樣,隻是積了不少灰塵。可前陣子,它被搬出來送人了;是爸或媽決 定的,對象究竟是親戚還是鄰居,明都不曉得。
  這樣就有藉口去買個新的,可露長大似乎不需要花多少時間,而決定要和絲 生下第一個孩子也不知道要過幾年,和泥的話則──「不,」明說,使勁搖幾下 頭,「先別想太多。」
  那些目標距離現在還算遙遠,明想,要是不好意思和他們聊,也可以先寫在 筆記本裏。
  明很少像同年齡的女孩那樣研究服裝,除此之外,她平常也不怎麽關心特殊 自然景觀;夢中這些非常奇特的元素,她想,主要應該都是來自蜜的夢境。剛才, 她們幾乎是同時睡著。
  明猜,就算不靠法術幫忙,觸手生物也比人類還要好控製自己的睡眠。
  突然,搖籃開始晃動。比較像是有什麽動物碰到它,而不像是被風吹的。 
  過約半分鍾後,一對細小的手伸出搖籃外。起先,明以為自己看錯了。而過 不到幾秒,一張白皙的臉蛋也從毯子中冒出來。是小嬰兒,而從他非常細的觸手 頭發看來,還是觸手生物。那孩子的皮膚比鮮奶油還要白,幾絲櫻紅從臉頰和關 節等處浮現。
  是露!明想,不會錯的。蜜在化為觸手衣時,曾對明使用透視法術。那次她 們見到的露,和眼前的幾乎可說是露完全一樣。
  夢裏的比較大,是設定為產下她之後又過了幾個月嗎?驚訝到說不出話來的 明,一邊慢慢吞口水,一邊看個仔細。
  此時,露的雙眼當然是閉上的。她正安安穩穩的睡在搖籃裏,每一下的呼吸 都極為平順,幾近無聲;仰躺在搖籃裏的她,嘴巴和手腳都動作都極少,完全看 不出她成年後有可能活潑讓令絲和泥都感到極為困擾。明好想看看她的眼睛和牙 齒,但不能隻為了那麽簡單又自私的理由就把她給吵醒。雖然明在認識觸手生物 後,常會思考「當下該怎麽做才會比較好玩」;可就算再怎麽愛玩,也不能把人 母的常識給拋到一旁;如果會犯下這種離譜的錯誤,明想,就配不上他們了。 
  絲呢?她的所作所為常常比明還要誇張。
  明相信,要是和絲有孩子的話,應該不用誰來提醒,絲就表現得像好爸爸; 或好媽媽,明想,到底誰是爸爸誰是媽媽,以後她們可有得爭了。雖該以誰提供 精細胞來決定,但多數時,明還是會選擇讓步。
  就客觀來看,絲比較適合當媽媽;既嬌小又活潑的她,能輕易的和孩子們打 成一片。而最近,明也開始把絲當成是自己的女人而非男人來看待。這樣到底是 好還是不好,明不確定。絲倒是一定舉雙手讚成,因在很早以前,她就堅持自己 是明的老婆。
  不然,時時交換角色,感覺也挺有趣的;可那樣的話,明想,孩子會很困擾 吧?一覺醒來後,她有機會和絲聊到類似的話題,不過──
  「等一等。」明說,嘴巴微開。一直沉浸在感動和各種細碎思慮中,讓她忽 略另一個重點。如果夢中的設定,是她已經已經把露給產下來,那此時她肚子裏 的孩子又究竟是──
  很快的,像是在回應明剛才的疑惑般,一股酸澀的疼痛瞬間自腹腔深處湧出。 思考被打斷的她,兩腿微微彎曲。她在開始咬牙的同時,也彷彿聽到「啪啦」聲; 在那最多不過半秒的時間內,有什麽東西裂開了;不在別處,就在自己的腹腔裏, 類似精液囊破裂時的感覺,可流出的東西卻更稀更輕盈;過不到幾秒,就有不少 透明液體自他的陰部流出,把大腿內側、膝關節、小腿肚甚至腳踝等都給弄濕。 
  有些緊張的明,在一陣深呼吸之後,就徹底冷靜下來。她先慢慢跪到地上, 再慢慢往後仰,待背和屁股都碰觸到地麵後,她再整個人躺下。
  在這過程中,她把不少苔蘚給壓碎。也因此,衣服被弄濕好幾塊,而她不覺 得冷;相反的,她開始覺得熱。
  所幸罩袍並不難脫,明想,曲起雙臂;在考慮幾秒後,她把幾塊布料給扯到 一旁,先讓乳房和陰部露出來就好。
  明想,此時流出的,應該就是羊水。在仰躺時,還要一直忍受疼痛,會讓她 反射性的抬高下半身。不要多久,她不隻是雙腿,連屁股甚至腰側都給羊水和苔 蘚沾濕。好像有幾團熱氣飄散到空中,來源還是陰部;這畫麵實在有些誇張,讓 她在確定自己是否眼花前,就差點笑出來。
  子宮頸已經開始擴大,明想,再過不到幾秒,小孩的頭就會突出於子宮口外。 她不確定胎位是否正常,但至少從剛才到現在,她沒有太多扭曲或卡住的感覺。 
  這種衝擊方式,與絲和泥進來時不同。而明也沒忘記,夢中的經曆根本就不 是真的。隻是一提到生產,她就很容易認真起來。
  夢中的明,可能負責讓哪個觸手生物在她體內重生;和治療露時一樣,那會 是哪一位呢?
  非常有可能是蜜,明想,畢竟自己現在是與蜜進行夢境連接。
  若夢裏重點段落有反映明的內心渴望,那此刻的情況就隻可能是自然懷孕; 她就這類主題的幻想內容可豐富了,有不少還不打算在短期之內說出來。目前, 明還不知道孩子的父親是誰。即便存有許多變數,她卻不那麽緊張。
  嘴角上揚的明,現在正一邊含著右手大拇指,一邊在腦中思索各種可能性: 究竟會是誰的孩子呢?首先,她認為是絲的。
  然而,明今晚睡前的主要相處對象是蜜;雖然已沒有多少感覺,可她現在應 該還是睡在蜜的懷裏。
  一直聞著蜜的體味,碰觸蜜的身體,這多少會影響夢中的內容;無論是為了 解悶,或隻是為了壓抑疼痛,明試著去進一步想像接下來的發展可能。
  若是蜜的孩子,感覺也很棒;雖然尾巴與四隻腳的輪廓都還不明顯,明卻已 經期待等下見到孩子露出毛絨絨的腦袋
  生出一隻狼或狗的,居然是個人類,還是一位年僅十六歲的女高中生。對一 般人而言,這種概念是生理上不可能接受的。
  既不可能親眼看到,更不用說是親身經曆;而若真有機會體驗到──哪怕不 過是身處在這樣的夢境裏──,她們也隻會感到噁心,以及無比屈辱吧?明想, 嘴角上揚。再一次的,她沒有因為發現自己是少數派,而感到孤獨或不安。相反 的,她覺得非常愉快。一種莫名強烈的勝利感,讓她在露出笑容時,會不自覺的 咬牙。
  至於羞恥心,明想,反正又沒人在身旁,就算被各種扭曲的欲望給撕扯到體 無完膚,也沒關係吧?就許多方麵看來,她已經遙遙領先同年齡的女孩太多了。 
  吐出舌頭的明,已經準備像母狗一樣,仔細舔舐自已剛出生的胎兒;光是在 腦中稍微描繪出那種畫麵,就差點讓她高潮。她也承認,自己在遇到蜜之前,就 曾沉溺在類似的幻想中。
  若肚子裏的孩子是泥或泠的,也非常有趣;他們比絲要來得壓抑,也很少像 蜜那樣說出一堆大膽發言。
  可能是泥或泠一時衝動,才釀成這種後果;明可不想聽到他們道歉,或是說 出任何表示後悔的話。迎接新生命時,除態度慎重外,心情愉悅也是一大關鍵; 產婦在分娩時,可不希望身邊的場麵是哀淒或充滿衝突的;即便這麽認為,明卻 還是忍不住多次想像他們緊張到快昏倒時的樣子,並曾因此而偷笑。
  而一陣又一陣的疼痛,讓明的嘴角迅速下垂。雖然很難受,但還不到讓她大 叫的地步;隻要先稍微咬牙,再閉緊雙眼,就能夠感到好過些;就算變得更痛苦, 也隻要哼個幾聲,就能恢複原先的呼吸節奏。
  事實上,從剛才開始,明的眉頭和下巴也沒皺得那麽厲害;除了疼痛之外, 她覺得,其餘的部分都比第一次排出絲時要來得簡單。
  多數時,明都自認是個堅強的人。她還記得,自己在念幼稚園時,就不曾是 個愛哭鬼;一般的打鬧不說,即便是真的與哪位同學起衝突,她也總是有能耐成 為那個到最後仍站得直挺挺的孩子;即使深上帶著傷,依然會像個猛獸般大吼, 好像她跟本是一隻野獸,並有意把學校給當成叢林或大草原一般;這樣的她,讓 許多老師頭痛,也令不少同學從此與她保持距離。的確,明想,有段時間,她常 認為自己像個勇猛的戰士,雖然就長遠看來,這不算是多好的投資。
  上了小學後,她則是完全沒有哭過,這種紀錄還勝過許多男生。當然,在膝 蓋或腳指撞到桌椅的邊角時,她的淚腺會不受控製。即便如此,明相信所有的師 長都會同意,她唉唉叫的次數比他們照顧過的許多小孩都要來得少。
  一點也不可愛,明想,歎一口氣;她也承認,太常逞強,對身心的害處遠多 於好處;雖然曾經一度為自己的紀錄感到驕傲,如今,她卻不希望把這種個性遺 傳給孩子。比起硬脾氣又不老實的臭小孩,她還寧可生下一個愛哭鬼。
  明升上國中後,更常和同學發生不愉快。這類衝突的多數細節,她都已經不 記得了;究竟誰對誰錯,有時不僅是她,連前來處理的師長也很難弄清楚。 
  明隻確定,有些人的個性實在不好。而隨著年級提升,渴望和人起衝突的學 生也會逐年增加;也許是為了轉移對課業的壓力,明想,又或者真的隻是太閑而 已;不擅長用幾句話來拚贏別人的她,常常得靠著全腳來扳回一城;而在遇見絲 之後,她就特別想要改變自己這種既粗野又不文明的形象
  明想,要是自己上高中後未曾想過要收斂一些,絲大概也不會找上她。
  雖然明的作風已經改變許多,但在生產時,要完全看不到她過去的影子,也 實在不太可能;即便不是真的具有什麽攻擊性,此時她無論是表情還是喘息方式, 都與弱女子甚至受害者那般的形象相差甚遠。顯然明的潛意識認為,這些才是麵 對逆境時的最佳選項。一時之間,她難以徹底抗拒。
  明當然希望自己能夠更可愛一些,但裝不來,因為與她的個性不符。且光是 這一陣子的經曆,就足以讓她確定自己會在無比高興的情形下生產。
  但,明想,要是給鄰居聽到,應該還是會有人以為她發出的是淫叫聲;沒辦 法,一但太興奮,聽來就不夠痛苦。
  而身旁隻有露,讓明能放心大叫。她很可能會把露給吵醒,到時候,她就得 照顧兩個嬰兒。那一定非常狼狽,明想,吐出舌頭。即便如此,她卻希望有人能 夠把這些畫麵都給拍下來。
  在不少例子中,一些平常根本沒在玩攝影的人,一但自己孩子即將誕生,也 會急急忙忙弄來一台攝影機;無論買或借,還是挖出放在倉庫內的古董;畢竟是 如此重要的時刻,不紀錄下來實在是太可惜了。
  明想,這時若能麵對鏡子,那畫麵一定很精采;或者,她會被自己血淋淋的 畫麵給嚇到。
  同樣是流血,明想,和失去處子比起來,生產顯然更具意義;這才是她真正 變成女人的過程,而決定要進入這一段,先前可不知要耗費多少心力;想到這裏, 她又開始希望這不是一場夢。
  光是目前的感覺,就比起把絲和泥排出來要複雜許多;這過程應該和真正的 生產沒兩樣,明想,若不是在肉室,而是在房間裏做這種事,那一定難以清理。 
  她也很好奇,自己在現實中的身體有何反應;有可能多次移動手腳,但還不 至於弓起身體。她不希望驚動到任何人,最好是連夢話都別說。
  至少兩天,明想把在夢中體驗到的,當成她和蜜之間的秘密。
  而不過是夢中的體驗激烈一些,應該不至於把露給提早產下;以法術連接時, 夢境對兩人肉體的影響應該遠比一個人作夢時要來得小;所以先冷靜下來,明想, 沒有什麽好怕的。首先,她要求自己別再去想恐怖電影中的情節。然而,無論是 在夢裏還是在現實中,有些心理準備總是好的。
  在蜜出現前,明能掌握的資訊本來就比較少。
  應該是個健健康康的孩子,明想,雙手放在肚子上。人類胎兒太過脆弱,如 果是生下觸手生物,會讓她放心不少。
  停止咬牙的明,改輕咬雙唇。下一秒,她睜開右眼。一團既灰又黏的東西, 剛擠開他的陰唇;已確定不是精液囊,但也不像是人類。這個活力十足的孩子, 好像還打算靠自己的力量爬出來。曉得他是這麽的健康,讓明的嘴角再次上揚。 
  與前幾次一樣,沒麵對鏡子的明,視線正好被自己的肚子給擋住。陰道被撐 大,陰唇與雙腿也大大分開;當肚子開始往下塌時,疼痛也開始逐漸減少。而對 明來說,迎接新生命的喜悅,遠遠多過於親眼見到自己身材走樣的痛苦;無論是 懷胎還是生產時,她的心態都不會改變。雖然不怎麽輕鬆,卻讓她幸福到牙齒發 顫。
  不要半分鍾,明就已經能看到孩子的上半身;多毛又有肉墊,很類似犬科動 物。此時,她無法確認他沒有在呼吸;雖然口鼻都黏呼呼的,但至少就目前看來, 他沒有被嗆到。
  這孩子的氣管若是被濃稠的液體堵住,明即便體力還未恢複,也會馬上為他 做人工呼吸。
  過約五秒後,「啪啦」、「啵啦」等濕黏的聲音再次饗起;原先隻是出來一 半的胎兒,馬上就落到地上。全身上下都黏呼呼的他,毛發上黏有不少血水;一 條白中帶紅的臍帶,還在持續脈動。
  明流了不少血,但不至於全身無力。這是個好現象,她想,慢慢喘氣。隻要 血沒有繼續流,就不至於演變成多嚴重的情形。
  和小狗沒兩樣的孩子,長有不少銀灰色的毛發。
  是明與蜜的孩子,或者──是蜜的分身,也可能根本就不是分身,而是蜜的 本尊以較年幼的方式呈現,無論如何,眼前的蜜,比先前見到的小蜜還要迷你。 
  蜜剛出生時就是這樣吧?明想,竟然有機會見到,實在是太好玩了!
  而和那些根本沒法在短時間內確定的重點比起來,還不如先決定該怎麽稱呼 這個孩子。明低著頭,說:「就先叫你小小蜜吧。」
  是個女孩,聲音尖銳、肚子圓潤,尾巴非常細,嘴巴也還相當短;明很仔細 欣賞她的外型,而在這同時,那條鮮紅色的臍帶還在持續脈動。
  應該可以晚點再弄斷,明想,輕咬雙唇。其實她對此沒有什麽概念,但一想 到有些行為必定又會導致流血,她就覺得晚點再做會比較好。
  還躺在地上的小小蜜,朝左邊露出肚子。她雖然還沒有站起來,卻已經開始 伸展身體。
  還沒法說話的小小蜜,連眼睛都未睜開。過約一分鍾後,她稍微抬起頭,努 力張大嘴巴。她這有點像是在打哈欠的模樣,真的是──
  「超可愛!」明忍不住大叫,又趕緊摀住嘴巴。
  明的聲音在遠處回蕩,而露沒有被吵醒。事實上,睡得比一般嬰兒還要熟的 露,連眉毛也未動一下。
  明曉得,自己應該表現得更正經一點。可沒辦法,她實在太開心了;生產過 程順利,母子安康,光是這樣就值得好好慶祝。當然,她會慎重對待小小蜜。 
  就算這是一場夢,也要讓自己的內在和外在都像個稱職的母親;雖然這一點 已經多次強調過,可不斷溢出的喜悅,難免還是會讓明的表情看來有些輕浮。竟 然能在夢裏體驗到這種事,讓她有種賺到的感覺;不安等情緒再次缺席,也沒有 生產後的疲累感。不少時候,夢中的觸覺都非常模糊,特別是剛才,產下孩子的 感覺,居然差點和排出精液囊搞混;現實中應該不是這樣,明想,嘴角下垂。雖 然肚子的鬆垮程度非常逼真,她卻還是會感到有些遺憾;這種半調子的體驗,和 理想中的預習生產差得可遠了。
  也正是因為明的意識清楚,才會擁有這樣的感想。她曾聽過許多女性描述, 說生產過程一點也不愉快;如果知道這有多痛,一開始根本就不會想要有小孩; 這算是最為常見的說法,可見對產婦來說,自然生產究竟有多恐怖。
  剛才沒有痛到快要昏過去,明是該感到有些高興。在這之後,她想,要是覺 得夠痛才過癮,顯然就太賤骨頭了。
  小小蜜慢慢移動四隻腳,有點像是在伸懶腰。過不到一分鍾,她把身體往左 翻,好像試圖站起來。可剛出生的她,實在沒有什麽力氣;即使全身顫抖,把肚 子撐到離地,過不到幾秒,她又會再次貼到地上。這樣的小孩,應該躺在母親懷 裏。
  明伸出雙手,試著把小小蜜給抬起來。後者的身體極為柔軟,但也非常強韌。 而明在把她抱到懷中時,還是會有些緊張。
  在這過程中,明的雙臂稍微靠往中間靠。難免的,她擠壓到自己的乳房;幾 滴乳汁先是流至乳房下緣,再流過肚子與腹股溝;直接從乳頭上滴下來的,則落 在膝蓋和腳背上;起先還算溫熱,但很快就變涼;每一滴都非常濃稠,可見脂肪 成分特別多。比較像是懷孕後的自然泌乳,她想,畢竟不是被露咬,無法一下噴 出超過十道乳汁。
  而在把小小蜜抬高至自己胸前時,明還是試著用右手的食指和大拇指輕輕揉 捏;「嘶咻」、「嘶哩」聲響起,幾道白色的拋物線落在光照範圍外,差點就波 擊到位在搖籃裏的露。
  為避免浪費,明很快就把右手移開;即便沒有持續施加壓力,兩邊的乳汁還 是又噴了快十秒才停止;白色的霧氣,不比先前在肉室裏看到的壯觀。
  落入泥土中的,明想,大概僅一杯的量。而存在乳腺裏的乳汁,至少是剛才 浪費掉的十倍;在給露咬過後,這對乳房在構造上究竟出現了什麽樣的變化;明 早該去關心這個問題早,卻不小心擱置太久。
  總之,明想,絕對能讓小小蜜喝到飽。更細部的問題,以後有的是機會去問; 能不能照顧到小小蜜,才是明此時最在意的事。
  相信過不到幾秒,那些霧氣就會全部消散。而在這種周圍是一片黑的環境裏, 正午的光線又直直落下,那些霧氣即使已經變得相當稀薄,卻還是比那些微塵要 來得顯眼。
  現實中,明乳汁的氣味非常甜膩。夢中的版本則淡得多,要是不使勁嗅聞, 感覺幾乎和水氣沒兩樣;這樣才比較耐喝,她想,不會增加觸手生物的負擔。觸 手生物倒是完全沒發表過任何負麵意見,到目前為止,隻有她才會這麽抱怨。 
  就算心理醫生不說,明也曉得,這部分真是徹底反映出自己的渴望。低下頭 的她,舔了一下自己的左手掌心;確定這些乳汁沒有什麽問題後,她試著把左邊 乳頭對準小小蜜的嘴巴。
若本站收錄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權益,請聯係私人电影院刪除侵權內容!
圖片小說月排行榜
圖片小說推薦排行榜

相關網站

葉子影院 神馬影院 無敵影院 月光影院 青檸影院 光棍影院 青蘋果影院 咪咕影院 午夜影院 大地影院 奇優影院 豬泡泡影院 四虎影院 菠蘿菠蘿蜜影院 天龍影院 千夢影院 艾瑪影院 久久影院 秋霞影院 成人影院 飄花影院 新視覺影院 戰地影院 二七一十四影院 酷客影院 策馳影院 飄零影院 騎士影院 色色影院